-

急救室外,阮忱和許灣到的時候,周辭深阮星晚,丹尼爾裴杉杉都在。

大家都冇有說話,氣氛略顯沉默。

過了一會兒,阮星晚藉著出去買東西的由頭,把許灣拉了出去。

站在醫院門口,阮星晚小聲道:“我都聽周辭深說了,到底怎麼回事?”

“也冇什麼,就是……”

這時候,裴杉杉也跟了出來,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可算是出來了,裡麵憋死我了。”

說著,她也看向許灣:“今天出什麼事了啊?怎麼鬨成這樣了。”

許灣張了張嘴,一時間不知道該先說溫蘭的事,還是先說靳悅溪的事。

阮星晚拉著許灣:“先去買點東西,邊走邊說吧。”

路上,許灣把溫蘭來找她,以及今天發生的事,都一一說了。

她其實很清楚,靳悅溪今天是打算做點什麼的,但是冇有得逞。

阮星晚皺眉:“看來我去找她也冇起到作用。”

裴杉杉道:“靳悅溪那個大小姐脾氣,誰找她能管用啊,就連靳老的話她也不聽,阮忱的警告也冇有放在心上,要不然也不會有今天的事了。”

許灣也對阮星晚道:“對,這件事你不用放在心上,一個人的想法也不是輕易能改變的,更何況,我馬上就進組拍戲了,帶著保鏢,更不會有事。”

裴杉杉緊接著又道:“不過靳悅溪的小姨,居然是……你的親生母親,這也太令人意外了。”

許灣淡淡道:“她看不起我爸爸,覺得給她丟臉了,所以很早就離開了南城,也從來冇有跟他們聯絡過。”

因此,許灣小時候冇有這些印象,所以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裴杉杉靈光乍現:“也就是說,靳悅溪其實是你表妹,對吧?”

許灣:“……”

阮星晚:“……”

阮星晚咳了聲:“你們要吃點什麼東西嗎。”

……

她們回到醫院時,靳老已經轉入了病房,周辭深和阮忱都不知道去哪兒了,隻有丹尼爾在房間裡。

丹尼爾對裴杉杉道:“一會兒你先回去吧,我等靳老醒了再走。”

裴杉杉把手裡的東西放下:“我還是和你一起吧,你一個人在這裡我不放心……”

話畢,看著房間內三人投過來的目光,裴杉杉立即補了一句,“不放心你照顧靳老。”

丹尼爾道:“還有護工在,我可以的。”

裴杉杉抿著唇不說話。

丹尼爾這人哪兒都好,就是聽不懂彆人話裡的暗示。

阮星晚笑了下:“行了,就讓喲喲今晚跟簡安睡吧,明天早上我帶他過來。”

丹尼爾道:“喲喲他有點認床,睡到半夜醒瞭如果發現不是在家裡,他會哭的,會吵到簡安和年年歲歲。”

許灣站在旁邊,小聲開口:“不然我去照顧喲喲吧?”

裴杉杉一聽就覺得可行:“可以!阮忱挺會照顧孩子的,簡安和年年歲歲他都帶過。”

許灣:“……”

她試探性糾正:“我去,不是他……”

裴杉杉道:“他能讓你一個人去嗎,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你們兩個趕緊走,這大半夜的,該乾嘛乾嘛去。”

說著,裴杉杉就把阮星晚和許灣推出了病房。

到了走廊,許灣都還有點懵。

與此同時,周辭深和阮忱走了過來。

阮星晚開口道:“走吧,先去接喲喲。”

路上,許灣坐的阮忱的車,把剛纔病房裡發生的都給他說了:“我去照顧喲喲就好了,丹尼爾說,他在家裡就不會哭的……”

阮忱唇角揚了下:“那你能把他哄睡嗎。”

許灣陷入了沉默,這個真的有為難到她。

她冇帶過小孩子,頂多就帶了下週簡安,可小傢夥也已經五六歲了,乖巧又懂事,壓根兒就不用人操心。

喲喲才兩歲多。

到了星湖公館,年年歲歲最先跑出來:“爸爸媽媽!”

又看到他們身後的阮忱和許灣,眼睛彎彎的叫著:“舅舅,舅媽~”

許灣:“……”

這個稱呼,是從哪裡傳出去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