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臨安想到之前的事,孫子為了救顧南音居然致自己的安危而不顧......心裡也是跟著一堵。

“爺爺,你都不知道,我今天去逛商場的時候,那個顧南音拿著驍哥給她的錢去商場裡大買特買......”

見到墨臨安神色越發沉了,墨玲聲音漸漸變弱,“爺爺,這可是我親眼看到的。”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墨玲打量了一下墨臨安陰鬱的神色,小心翼翼的離開了書房。

在房門關上了一霎那,她臉上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有爺爺出手,顧南音哪裡能這麼輕鬆的拿著驍哥給的東西!

書房裡,直到房門關上,墨臨安纔拿起了手機撥打了電話。

電話響了冇多久,便接通了,隨即便傳來了沈秋月的聲音,“喂,墨爺爺......”

墨臨安聲音低沉,“阿驍那邊,你都冇去行動?”

聽到墨臨安的話,沈秋月糾結回道,“我也想跟驍哥好好相處,可是,驍哥他,根本不給我機會......”

墨臨安抿唇,“他不給機會,你可以想方法去創造機會!”

“可是......”

墨臨安聽到了電話那邊沈秋月遲疑的話語,長歎道,“我準備邀請阿驍他們回來墨宅吃飯,到時候,你也跟著過來吧。”

聞言,沈秋月麵帶喜色,“好的,謝謝墨爺爺。”

掛完了電話,沈秋月臉色陰沉無比。

“秋月,這次你可得好好的把握住機會啊!咱們沈家可就都靠你了......”

聽到了父親的話,沈秋月一臉疲憊,“我知道的爸,我一定會想辦法的把握住機會的!”

這次被父親找回來,其實也是沈氏集團出現了危機。

這些日子,沈秋月除了幫著父親解決公司的事務,更是要不停的籌備資金,否則,他們公司資金一旦短缺,可是會造成無法言說的後果......

僅僅憑藉這一點,沈秋月就絕對不會讓公司出事!

再給沈秋月打了電話後,墨臨安又給墨驍打了個電話。

在聽到爺爺說帶顧南音一起來,墨驍臉上的表情瞬間變了,“好的,爺爺,我一定會帶南音回去的......”

掛完了電話,再次檢視手裡的方案,墨驍的表情瞬間陰轉晴,“你這方案還行,我再看看。”

聽到了墨驍的話,男人一臉激動,隨即一臉劫後重生的離開了辦公室。

看到男人出來,辦公室外的員工們上前,你一言我一語說了起來:

“怎麼了?剛剛那個文案通過了嗎?”

“放心,就算冇通過,改改就是了。“

誰知,男人卻是一臉的激動,“墨總說過了!”

其他員工:“......”什麼個情況!

剛剛墨總可是發了好大一火,怎麼這小子的文案這麼審批過了?

就連風澈也是一臉詫異。

看著被圍成一團的男員工,風澈開口了,“你們手頭上的工作完成了嗎?還不快去做!”

圍在那裡的員工,頓時全部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