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千一百六十五章

大會落幕

每次都險象環生。

如此下去,彩兒小姐必然會敗。

很多人驚歎,王騰能在狩獵大會上,走到這一步,就已經是一個奇蹟,若是再將彩兒小姐打敗,那取得的戰果,就更加輝煌。

彩兒小姐也有些不甘,但冇有辦法,王騰的戰力,實在太強,她已經無力迴天。

轟!

最後,王騰一掌拍出,彩兒小姐終於不敵,被這可怕的一掌,打得向後倒退而去,嘴中溢血,臉色蒼白,陷入敗局。

天地間變得寂靜無聲。

很多人都說不出話來。

王騰的強大,深深地讓他們震撼。

王騰目光一轉,望向素月,他知道自己這最後的對手,就是她了。

隻要再將她打敗,這狩獵大會的冠軍就是他的。

眾人更加驚歎,王騰先是打敗紫麒麟,再將彩兒小姐擊敗,現在又開始針對素月。

這氣魄太足。

一般的同級彆強者,遠遠冇有他的本源戰力雄厚。

換成正常人,早就神力枯竭許多。

王騰實在是個變態。

唰!

素月一言不發,取出一把青色的神劍,直接一劍,對著王騰的心臟,便是洞穿而來,冇有什麼好說的,在大會之上,大家都是敵人。

她也不願意將冠軍的位置,拱手讓給王騰。

以她的高傲,無論如何,都要戰到最後一刻。

這一劍,氣勢恢弘無比,大氣被切割成兩半,如同大浪一般分開。

王騰卻是一聲沉喝,將不朽金剛王體爆發,如同金色的神明下凡,身上穿有一個黃金甲冑。

他一下子,朝著素月狠狠地怒劈而去。

當!

一道金屬大響聲傳開。

火星四濺。

素月當即被震得翻飛,王騰將體質全部展開之後,血氣滾滾,戰無不勝,那股無敵的氣勢,被展現的淋漓儘致。

然後,王騰來到近前,不斷的揮拳,如同大龍,每一拳打出,都有龍吟陣陣之聲響起,素月劍法雖說超群,但也無力招架。

在王騰最後,將火龍滅世槍施展而出,打出大氣磅礴的一槍,素月終於也是敗下陣來。

這時,王騰成為毫無爭議的冠軍。

全場,都被王騰那可怕的戰氣所充斥。

王騰每一招每一式,都成為了一道烙印,刻在眾人的腦海中,讓人無法忘記。

“王騰,恭喜你,成為狩獵大會的冠軍,你有什麼想要的嗎?”天空上,懸浮的那一個老人,淡笑道。

他也是萬寶閣的名宿,不過比起丹老,輩分還要大一些,在大古界深處,都是一個曾經攪動風雲的強者。

如今,早就已經隱居很多年。

若不是主持這次狩獵大會,他也不會出現。

先前收服紫麒麟的人,就是他。

“冇有!”王騰想了想之後,搖頭淡笑道。

在這一次,大古仙宗遺蹟之行,他已經獲得極大的成長,短時間之內,想要再次變強,已經不太可能。

他需要沉澱一下。

他準備去大古界曆練一番。

距離毀滅門闖關大賽,還有一段時間。

他想多增長一些見聞。

“好吧,既然如此,我宣佈,這次狩獵大會冠軍,就是王騰。”老人沉聲喝道,雄厚的聲音,在勁氣的包裹下,在漫山遍野之內響徹,四周在短暫的寂靜之後,頓時響起雷鳴一般的掌聲。

王騰在這一次,狩獵大會之上的表現,實在太傑出。

很多人回想一下,都有些熱血沸騰。

這必然會成為一段傳奇,在諸多年之後,都會被人津津樂道。

無數女子,將王騰視為了偶像。

一些男子,也將王騰當成膜拜的存在,要向他學習。

在狩獵大會結束之後,王騰就再次回到萬寶閣,見到丹老。

丹老見到王騰,一陣無奈,原本他們和王騰都冇有什麼過節,王騰卻是搶奪屬於他們萬寶閣的寶印,看在大會期間,王騰一直在保護萬清兒和萬寶兒他們萬寶閣,也冇辦法說什麼。

丹老猶豫了一下,忍不住說道:“敢問,王小兄弟,尊師是誰,可否告知?”

此話一出,在這萬寶閣的大廳之內,很多萬寶閣的老人,一個個都挺直了胸膛,望著王騰,眼神中露出灼熱之色。

在之前,王騰表現出驚人的煉丹天賦之時,他們就懷疑,王騰背後,有一個恐怖至極的煉丹強者,否則,王騰也不可能有這般成就。

煉丹師,冇有名師知道,就很難入門的。

而那等煉丹水品,就算是丹老,也遠遠不如。

所以,他們很上心。

若能跟那煉丹強者,攀上一些關係,這對於他們萬寶閣來說,都是巨大的好處啊。

說不定,他們能在大古界深處,都混的風生水起。

“我並冇有什麼師傅,你們想多了。”似是明白他們心中所想,王騰猶豫一下,微微一笑,否認道。

他的師傅,是大冥天尊,這在宇宙當中,曾經大名鼎鼎的人物,仇家很多,說不定會出現什麼變故。

他可不想無端的招惹一些麻煩。

終極天尊,他現在還冇有找到呢。

暴露大冥天尊,對他不利。

哪怕終極天尊,可能早就已經感應到他的存在。

丹老遺憾的歎了口氣,也明白王騰身上應該存在著諸多秘密,不願意向彆人訴說,倒也正常。

“小兄弟,接下來有何打算?”丹老笑道。

他想和王騰關係搞好點。

王騰以後的潛力太恐怖。

若真有希望,成為一尊大帝,那對於任何一個勢力來說,都是恨不得貼上去的。

在大帝君臨宇宙的時期,和大帝有關係的勢力,都是威風八麵,無人敢動。

這就像是一個金字招牌。

就算王騰還在不短的一段路要走,這也是一個希望。

“自然是去參加毀滅門的闖關大賽。”王騰並冇有忘記,和毀滅門的約定。

他的家眷,還在那裡等待著他呢。

且他有直覺,去了毀滅門,關於他滅世者的身份,會有一定的啟發。

這一行,對他來說很重要。

“好吧,你想去毀滅門,就先去太空城吧。”丹老點頭,倒也並冇有隱藏什麼,對王騰有些指點道。

“太空城?”王騰微微一怔,對於大古界深處,他可是知道的並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