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他更想殺了紫麒麟取其本源,增長自己。

任何事物,增強自己,纔是最重要的。

說完這句話,王騰便是五指張開,像是上蒼之手,要碾殺凡人,朝著紫麒麟籠罩而去,五指之間,溢位來的那股毀滅的波動,澎湃至極。

很多人吃驚,紫麒麟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神獸啊,王騰就這麼要將之擊殺,太暴殄天物了,養在身邊,以後成長起來,這可是一個巨大的助力。

紫麒麟眼中有著一抹不甘,但卻冇有任何辦法。

隻有閉上眼睛,等待著死亡。

“慢著!”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嬌喝傳開,彩兒小姐騎著白色的仙鶴飛來,纖手一揚,一道神光浮現,王騰五指之間盪漾出來的毀滅波動,立刻消散而去,彩兒小姐矗立在王騰不遠處,像是仙女下凡一般,全身瀰漫著超然氣息,微微一笑道:“王騰,你未免也太霸道了吧,想殺紫麒麟就殺紫麒麟,有問過我們的意見嗎?”

諸多參賽選手都點頭,換成他們的話,他們一定會捨不得。

“你們?”

然而,王騰卻是眉頭一挑,眼中流露出一抹譏誚之色,嘲諷道:“這紫麒麟完全是由我一個人打敗,它的生死自然是在我的掌控之間,跟你們有什麼關係?”

諸多人臉龐都有些紅暈。

王騰這話,說的倒是冇有問題。

如果不是在比賽,現在王騰的確就是紫麒麟的歸屬者。

“那不好意思,這是在比賽,我不允許你殺它,而且,它也未必是你的。”

彩兒小姐淡笑一聲,美眸中盪漾出來絲絲的精光,她準備出手,和王騰好好較量較量了。

“動手吧。”

王騰知道,他和彩兒小姐之間,冇有什麼好說的,他和星辰宗的過節已經不是一次兩次,星辰宗的鎮宗之寶,星辰圖還在他身上,星辰宗的人,一定會找他麻煩的。

說完這話,王騰便是身體一震,一股強橫的氣息,在他體表,盪漾開來,與此同時,一角陣圖發現,懸浮在王騰頭頂,星光點點,像是凝聚著諸多星辰之力,蘊含著一片浩瀚的星空。

一股至大至強的氣息,瀰漫全場,所有人都感覺自己渺小至極。

似乎一尊大帝的道法凝聚,讓人感覺到巨大的差距。

“這是……星辰圖!”

無數人都震驚到無以複加,王騰已經擁有大古仙劍這把帝器了啊,近乎無敵,可橫掃宇宙,除此之外,既然還有星辰圖,這未免也太變態了吧,要知道這等級彆的兵器,對於世人來說,能夠擁有一絲就能做夢笑醒了。

王騰擁有兩件,這簡直該天打雷劈。

諸多天才,都是被打擊的心頭冰冷。

現在他們才總算明白,什麼叫做人比人氣死人。

“你……”彩兒小姐眼神也是有些怒色,王騰這麼將星辰圖一角施展出來,對她可是不小的挑釁和侮辱。

但星辰圖作為她星辰宗的至寶,能鎮壓一個時代,就算隻是一角,威能也是蓋世絕倫,她也感覺到了磅礴無比的帝氣,內心有些發毛之感。

“如果你想動手的話,就來,不過,你最好想清楚那個後果。”

王騰冇有理會彩兒小姐的憤怒,隻是頭頂著星辰宗一角,像是主宰乾坤的帝王,冷漠道。

有星辰圖一角,王騰的確有傲視世間萬物的氣度。

他在陣法之上的造詣,也算是不凡,否則的話,就算擁有星辰圖一角,也難以發揮出來威力。

“王騰,你彆得意,就算你有我星辰宗的至寶,但此物核心之內,已經被我星辰宗種法印,隻有我星辰宗的超級強者,才能催動,你想催動,還是癡心妄想。”

彩兒小姐銀牙一咬道。

她對星辰圖一角,也是十分的渴望,倘若她能夠擁有,她的戰力,一定會強大到無以複加的地步,就算是一些在大古界深處,名聲赫赫的老前輩,都要對她忌憚。

這是一個巨大的殺器。

她還是星辰宗的弟子,與其契合,可謂是夢寐以求。

“你試試。”

王騰冷笑,他也意識到這一點,就算如此,他能催動出來的星辰圖玄奧,也非同小可。

在同級彆,橫掃對手,絕對不成問題。

彩兒小姐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憤怒,她知道王騰是一個不好對付的人,越是憤怒的話,對戰鬥越不利。

她要保持在一個平穩的狀態。

當下,她語氣冇有絲毫的波動,冷然道:“好,王騰,既然如此,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厲害。”

唰!說完這句話,她身下的白鶴,便是化為一道白光,消失在原地朝著王騰衝來,那等速度,像是能夠影響到時間,實在太快,眨眼間就來到了王騰近前,很多人都發出一道驚呼,一臉震驚,現在彩兒小姐表現出來的速度,比起適才和紫麒麟交手之時,還要可怕,近乎根本無法捕捉,就算一般神尊境七重天中期的人物,想要抵擋都很困難。

他們心中有些驚豔的味道。

和紫麒麟的大戰過程中,彩兒小姐白鶴,表現出來的速度,就已經很驚人了。

紫麒麟懸浮在不遠處,看到這一幕,銅鈴大的眸子之內,也是掠過一抹精光。

它早就聽說人類狡猾無比,喜歡藏著捏著,現在看來,果然不假,這個年紀輕輕的小女娃,既然都隱藏的這麼深,讓它都有些凜然。

若這小女娃,表現出來這般速度,恐怕獨自一個人,跟它戰鬥,都足以讓它好好的喝一壺。

接著,它看一眼一旁冇有任何動作的素月一眼,心中泛起一抹苦澀,連彩兒小姐都如此,這個名為素月的女子,必然也有隱藏的手段,枉它適才,還一副俯視所有人,要全部斬殺的氣度,現在才知道,太小看這裡天才。

那些來自大古界深處的俊傑,的確不是省油的燈。

王騰瞳孔也是急劇收縮,彩兒小姐這般速度,讓他也是有些驚異,他感覺一股濃鬱無比的危險之氣,籠罩全身,就像是一條迅猛無比的毒蛇,即將要咬中他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