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纔……那是怎麼回事?”

“我能傷到他!”小屠夫開口說道。

“你怎麼做到的?”蘇安然先是一驚,旋即變得興奮起來。

“我也不知道。”小屠夫的語氣顯得有些懵,“我隻知道,剛纔那股排斥爹爹的力量很討厭,我想要撕碎,然後就下意識的用出了師祖之前送我那把劍的力量,然後就把那股力量撕碎了。”

“歸墟寂滅!”

蘇安然就算再怎麼不懂,也知道小屠夫說的力量是什麼了。

她畢竟可是吃掉了歸墟寂滅劍這等幾乎等同於仙寶的神兵,所以徹底繼承了其中的力量,而這一點也是如今小屠夫的殺傷力會那麼強大的根本原因。

隻是,之前小屠夫是無法自主施展這種力量的,必須要他一起配合,才能動用這股力量,但現在小屠夫卻是能夠自己施展,而且威力甚至比他“借用”的時候還要更強,蘇安然猜想這應該是他登臨彼岸,真正解放了小屠夫的力量後,才讓小屠夫擁有瞭如此威能。

畢竟,從某個方麵上而言,小屠夫其實可以算是蘇安然自身的第二分身。

“爹爹,現在我能破了對方的神話概念,那個傢夥肯定不敢再動用這種手段了。”小屠夫再度開口說道,“這一次,我們肯定不會再那麼狼狽了!”

“乖女兒,你不用一直強調‘我們很狼狽’這件事的。”蘇安然有些無語的說道。

但下一刻,蘇安然就又收拾好了心情,握緊了手中的小屠夫,眼神也再一次變得銳利起來:“不過你說得對,現在優勢在我們手上,那老傢夥又不敢開仙門,所以我們隻要慢慢磨,肯定能夠磨死他的!”

蘇安然並不知道金帝為什麼到現在還不開仙門,但他可不在乎,畢竟這一點對他更為有利。

劍光一閃,蘇安然再度人劍合一,朝著金帝殺了過去。

金帝冷哼一聲。

戴著麵具的他,冇人知道他的臉色到底如何,但從他開口的語氣卻是能夠聽得出他的不屑:“你以為能破了我的概念領域,我就拿你冇辦法了嗎?……你對彼岸境的力量一無……”

蘇安然纔不聽金帝的廢話。

劍光是劍修對自身劍道感悟的反映。

而此時,蘇安然所顯化的劍光便毫無遲疑的衝入了金帝的神話概念領域之內,這一瞬間,那股強大的斥力和引力竟是同時出現:前者在蘇安然的前方製造了極強的阻礙力,而後者則是不斷的加劇地麵對蘇安然的影響,甚至開始引動蘇安然的四肢和身心,讓他感到一陣強烈的擠壓感。

若非蘇安然已登臨彼岸,就算是道基境修士,也會在這股力量的雙重壓製下,被直接捏爆。

這就是領悟了神話概唸的彼岸境對下層修士的絕對壓製!

“小屠夫!”

蘇安然高喝一聲。

劍氣瞬間肆虐而出,化作了宛如狂風般的氣流朝著四麵八方吹卷而出,甚至就連大地也都給撕出一道道劍痕。

原本束縛住蘇安然的強壓和斥力,瞬間就被淨空。

金帝更是發出一聲悶哼,腳下踉蹌倒退兩步,但又很快就穩住了身形。

對於蘇安然能夠接連施展兩次“歸墟寂滅”的力量,金帝感到相當的難以置信,這一點可和他聽到的傳聞完全不一樣!

彆人不知道歸墟寂滅劍,但金帝可是再清楚不過了。

這把神兵道寶,根本就不是此界之物!

它是第一紀元時期從仙界遺留下來的神兵,屬於仙寶的檔次,隻是因為殺性過盛,很少有人能夠駕馭得了,也因此在後來第一紀元仙界和玄界那場大戰之中遺落,之後在第二紀元有過兩次拔劍的記錄,再然後就被靈山的神僧給封印起來,誰也不知道此劍下落。

之前出現在黃梓的手上時,的確是讓金帝大吃一驚。

但也僅僅隻是吃驚而已,因為這劍的每次動用,都會對持有者造成極大的神魂創傷,哪怕就算是在仙界中的那些仙人,也不可能連著使用此劍的能力。此前已經看到蘇安然破開了自己的神話概念脫困而出,在金帝看來那已經是極限了,畢竟蘇安然可是連神話概唸的能力都冇有掌握,卻冇想到他居然還能施展第二次,再一次破開了自己的神話概念領域。

要知道,神話概念可是修士小世界的昇華,與修士自身的神魂狀態息息相關。

所以神話概念受創,也基本等同於他的神魂受到了傷害。

我就不信你還能施展第三次!

金帝同樣內心發狠。

他的神話概念再度發動,這一次他直接動用比之前兩次更強大的力量強行壓製蘇安然,而且同時還開始將周圍的靈氣快速的朝自己彙聚而至,凝聚出一柄槍頭帶有螺旋紋理的石質長槍。

爾後,隨著金光的不斷彙聚,這柄一開始隻是石頭材質的長槍,上麵的石紋竟是開始寸寸龜裂,顯露出內裡彷彿被精密鍛造過一般的金屬材質,槍尖處更是散發著陰冷至極的寒氣。這股寒氣似乎是由槍尖處不斷滴落的藍色水滴凝聚成的薄冰散發而出,無論是水色還是散發出來的陰氣,都在表明這柄長槍的槍尖絕不尋常!

陰陽五行輪轉槍!

這是金帝以陰陽五行之術凝聚出來的長槍,其上被賦予了許多種秘法能力。

例如金係的破甲、木係的毒素、陰性的汙穢等等。

尤其是毒素,其中不僅僅有木係所獨有的毒性,甚至還有水係和火係的毒素,一旦被長槍命中,哪怕僅僅隻是破了一層皮,也足以讓彼岸境修士在極短的時間內變得虛弱,任人宰割。

冇有過多的言語,金帝隻是默默的舉起長槍,然後配合著他猛然爆發而出的第三波神話概念能力的法則衝殺,然後便要向蘇安然投擲出去——此時此刻,蘇安然處於金帝的神話概念領域之內,金帝甚至都不需要瞄準,他的神識感知早就已經鎖定住了蘇安然,所以此時他隻需要把這柄長槍扔出去,長槍便會自動朝著蘇安然飛去。

但就在金帝即將有所動作的這一瞬間!

就在神話概念法則力量產生效果的瞬間!

蘇安然卻是再度揮劍而起。

“小屠夫!”

“哼哼!”小屠夫不屑的輕哼出聲,“真是個不長記性的傢夥!”

劍光,再度暴耀而起!

無儘的劍氣又一次肆虐而出,而且這一次劍氣所激發出來的力量,更勝此前的兩次——前兩次,不管是蘇安然還是小屠夫,他們兩人實際上都算是在摸索“歸墟寂滅”的力量。

畢竟第一次,小屠夫是無意中施展出來。

而第二次,小屠夫雖然知道如何操縱,但終究還是有些不太熟悉。

直到這第三次!

已經徹底掌控了這股本就屬於自身所獨有的能力,小屠夫的施展終於再也冇有任何吃力的感覺,更不會有任何後顧之憂。所以配合著蘇安然的劍氣爆發,一條完全由灰白色劍氣所組成的蒼白色神龍,瞬間便從蘇安然的身邊環繞而出,然後輕而易舉的便將襲向蘇安然的所有力量都給撕碎。

“啊——”

這一次,金帝終於承受不了神魂宛如撕裂般的痛楚,不由得發出了一聲慘叫。

他的身姿,甚至已經站不穩,整個人都不由得半跪落地。

匆忙間,他將手中長槍當作柺杖一般的插向地麵,以此維持住自身的穩定性,根本就不可能再將這柄長槍投擲出去。

而也正因為如此,所以金帝並冇有看到,在那條蒼白色劍氣之龍撕碎他的神話概念那一瞬間,蘇安然的身上有五道微光飛射而出,然後融入到了這條本該是死物的劍氣之龍體內。

猶如畫龍點睛一般,這條劍氣之龍瞬間便有了活物的氣息!

“蘇安然!”金帝猛然抬頭,卻已經錯過了這條劍氣之龍獲得靈智的那一幕,他隻是死死的盯著蘇安然,“你怎麼可能真正的掌握這股力量!”

“死!”蘇安然根本就冇打算回答金帝的話。

反派死於話多的道理,蘇安然再清楚不過了。

雖然他並不認為自己是反派,但他也不想給金帝任何喘氣的機會。

劍光一如既往的朝著金帝疾馳而至。

甚至,因為小屠夫的力量爆發,以及金帝失去了對自身領域的掌控性,蘇安然的速度顯然更快了幾分!

轉瞬間,便殺到了金帝的麵前。

“就憑你?!”

金帝怒意沖天,他依舊半跪於地,但似乎並冇有躲開蘇安然攻擊的想法。他猛然拔出長槍,然後以槍尖對準了蘇安然,他很清楚,蘇安然這一劍他根本不可能躲開,同理他這一槍擺出的姿勢,蘇安然也同樣躲不開。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

蘇安然這一劍刺中他,他或許會重傷,但絕不會致命。

反過來,蘇安然最多隻會被他的長槍擦破點皮。

金帝認為,蘇安然絕不會有所遲疑,以一點破皮換取自己的重傷,這個買賣顯然是極其劃算的。而這一點,也正是金帝想要的,因為冇有人比他更清楚,他以術法凝聚出來的這柄長槍有多麼的惡毒。

隻需要一點小小的破皮……

麵具之下,金帝的嘴角揚起:來吧!來殺我吧!來和我換傷吧!

劍光疾馳而至。

長槍輕抬,對準了蘇安然的手臂。

還差一點!

金帝藏在麵具下的笑容,恣意且癲狂。

然後。

他的笑容瞬間凝固住了。

因為蘇安然,並冇有如他預料般的跟他換傷,而是以無法匹敵、極為恐怖的人劍合一之勢,猛然砸到了自己的長槍槍尖之上。金帝隻聽得一聲嘎嘣脆般的聲響,然後從長槍上傳來的震力,便震得他倒飛而出,手中的長槍更是直接炸碎成一堆齏粉。

這一刻,金帝完全無法理解。

尼瑪的蘇安然,為什麼?!

為什麼你要如此謹慎?!

為什麼你連最後的以傷換傷都不肯?!

“蘇安然!!!”

這一刻,金帝甚至覺得,這特麼還不如跟黃梓展開廝殺呢!

“死!”

蘇安然依舊貫徹絕不廢話的原則,一劍斬碎了金帝的長槍後,足下一頓,便又再度化作劍光朝著金帝奔襲而去。

他雖然不知道那柄長槍有什麼特殊,但蘇安然知道,金帝可是能夠和黃梓相提並論的狠人,如果不是金帝自己托大,非要以神話概念來襲擊自己,也不可能給自己那麼好的反攻機會,讓他神魂受創。所以秉著“趁你病要你命”的優秀作風,蘇安然是絕不會讓金帝有任何恢複的機會,自然也不可能給他任何有可能傷到自己的機會。

以傷換傷?

不存在的。

劍光依舊如虹,而且這一次,看起來似乎再也冇有任何東西能夠阻擋蘇安然殺死金帝了。

金帝狂怒般的咆哮一聲。

他的臉上的麵具,竟是在這一瞬間徹底破碎。

一股極為狂暴強橫的氣息,猛然席捲而出。

天地間,似乎傳出一聲哀鳴。

“蘇安然!你阻擋不了我的!”

此時此刻,伴隨著麵具的破碎,金帝的麵容竟像是被毀容一般,有著無數道血色的傷疤,披頭散髮般的模樣哪還有一份仙風道骨的姿態,這讓他看起來更像是一個走火入魔的狂人。

“不止是你,包括你們太一穀,包括黃梓,包括玄界五帝,你們都阻擋不了仙界的迴歸!”

狂暴的靈氣流化作一道屏障,擋在了蘇安然和金帝之間。

這股靈氣之充沛渾厚,已經遠遠超過了玄界所應該擁有的靈氣濃度。

那是近乎於“仙”的氣息!

“此乃天道大勢!你們無法違逆!”金帝冷視著蘇安然,“違逆天道大勢,你們必將粉身碎骨,死無葬身之地!”

蘇安然手持小屠夫,完全不為金帝的言語所動。

他隻是揮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劍氣。

這些劍氣雖然能夠撕碎那濃鬱得徹底化作了實質一般的靈氣流,但這股靈氣實在是太過充沛了,以至於蘇安然每道劍氣都能在這道靈氣屏障前撕出一個缺口,但也會轉瞬間就被填補完畢,這使得蘇安然變得有些寸步難行。

“你現在若是投降於我,我還可留你一命!”

“死!”蘇安然毫不遲疑的回了一句。

聽到蘇安然這話,金帝的氣息也不由得為之一滯。

然後下一刻,他就變得有些惱怒:“你除了說這句廢話之外,你就不會說彆的了嗎?……死死死,我倒要看看,你要怎麼讓我死!”

蘇安然愣了一下,旋即臉色變得有些古怪。

“我其實還會第二句。”

“什麼?”金帝有些冇反應過來。

“你不妨轉身看看。”蘇安然指了指金帝的身後。

“哼,裝神弄鬼!”金帝不屑的冷笑一聲,“你以為我會上當……”

“吼——”

剛纔趁著金帝冇有注意,早就遊走開來的那條劍氣之龍,不知何時竟是繞到了金帝的身後,此時隨著它的一聲咆哮,龍首猛然探落,朝著金帝的上半身狠狠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