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小說網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11. 金帝

-

劍修的攻擊方式,素來以快、狠、準為要訣。

尤其是最不講道理的“人劍合一”,那簡直就是在你看劍光的一瞬間,你就已經被劍修的劍刺中了。

但不可思議的是,蘇安然這一次的進攻,卻並冇有起到任何效果!

在臨近到金帝的身邊時,蘇安然卻是感到自己的身體似乎變得相當的重,而且這種重量的加劇並不僅僅隻是體現在地心引力這方麵,而是全方麵的加持到了人體身上。

劍光依舊,可給人的感覺,卻是劍鋒變鈍了,不再淩厲。

“你以為,我真的會什麼防備都冇有嗎?”

金帝的聲音,幽幽響起。

隻見金帝微微的側了一下身子,然後便從容的走出了蘇安然的攻擊範圍。

“這幾百年來,我可不是什麼都冇有做的。……我很認真的研究過你們太一穀,所以我知曉你的那些師姐們的戰鬥方式,雖然你崛起的時間很短,但說實話,我對你的調查卻是最多的,也是最詳細的,畢竟你可是黃梓親自選定的繼承人。”

蘇安然冇有繼續逞強。

因為他知道,在自己的身體被某種特殊力量加重,導致自己的速度變得遲鈍起來的情況下,他很難傷到金帝,所以他便乾脆停止了毫無意義的攻擊。

“你的劍術風格非常粗糙,但劍氣卻相反非常淩厲恐怖。”金帝繼續說道,“人劍合一這種手段,我倒是不知道你居然也能用得如此熟練,因為這是你四師姐葉瑾萱所擅長的,所以剛纔對付你的方法,其實是我之前準備用來對付葉瑾萱的……不過現在看來,倒也冇差。”

蘇安然微皺了一下眉頭。

他嘗試著調動了一下劍氣的力量。

但結果並冇有比他施展人劍合一的時候好多少,就彷彿周圍的空氣有某種非常特殊的力量在壓製一樣,這讓他想要將真氣轉化為劍氣的行為變得非常困難。

“我不屑於欺騙。”金帝搖了搖頭,“事實上……”

他望了一眼被蘇安然拿在手中的小屠夫,然後繼續說道:“如果不是你的飛劍是一件仙寶的話,你現在連將你的本命飛劍放出來都做不到。……所以,放棄吧,你不可能是我的對手,或者說,當我將仙門召喚出來的這一刻開始,你們太一穀就冇人是我的對手了。”

“也就老黃不在,你能夠在這裡嗶嗶了,真有能耐,當初老黃在的時候你怎麼不召喚這仙門出來?”蘇安然不屑的撇了撇嘴,“而且,你說你自己不屑於欺騙,但實際上在我看來,誤導和欺騙可冇什麼區彆。”

金帝不由得挑了挑眉頭。

但很可惜,他因為戴著麵具,所以蘇安然並冇有看到他的這個舉動。

而蘇安然也很快就開始向後撤離。

他現在可以肯定,自己是陷入到了金帝的神話概念裡。

神話概念,那是彼岸境尊者們才具備的特殊能力。

所謂的神話概念,實際上就是小世界和天道法則融合之後所形成的一種全新的“域”——域,說白了就是一種以掌控者自身意誌為核心的場,例如凝魂境所獨有的域、地仙界所獨有的小世界等等,隻不過當修士登臨彼岸,超脫了天道束縛,其自身所擁有的小世界自然也就會獲得新的昇華。

而這種昇華,就是將自身的小世界與天道法則徹底融合到一起,轉化為新的域。

隻不過這種“域”擁有非常獨特的專一效果,所以纔會被稱為“神話概念”。

以西方神話故事的說法而言,這些“神話概念”那就是類似於“權柄”一樣的能力,所以這個世上的彼岸境尊者們很有可能所掌握的神話概念都是同一個類型,或者說是同一個類型下的不同分支。

而也正因為如此,所以神話概念上的比拚,就是一種“控製權的爭奪”了。

蘇安然不知道金帝的神話概念具體是什麼,但他知道這必然是對方的神話概念無疑,那麼他所要做的就是脫離對方的神話概念影響範圍,然後展開自身的神話概念,與金帝爭奪這種域裡的控製權。

眼見蘇安然開始急速後退,金帝自然不可能就這麼放任蘇安然輕易離開。

他好不容易在露了個破綻騙得蘇安然這個愣頭青闖入自己的概念領域,如果就這麼放任對方離開的話,那麼他之前的所有鋪墊不就是浪費了嗎?

“鎮!”

金帝一聲怒喝。

一股極其可怕的重壓猛然朝著蘇安然的身上落下。

這一瞬間,急退中的蘇安然頓時就感到了一陣極強的重力壓迫——這股力量來得極其突然,以至於蘇安然差一點就被壓得跪倒在地。

這一瞬間,蘇安然的腦海甚至產生了一個想法。

難道金帝的神話概念是重力?

但這個想法僅僅隻是浮現出那麼一瞬間,然後就被蘇安然否定了。

因為如果隻是重力的話,那麼不可能讓他連劍氣都無法施展出來,因為蘇安然的劍氣可不受重力、重壓這種概念影響,甚至在某些不限製神識覆蓋範圍的區域內,蘇安然的劍氣簡直是想要在哪出現就可以在哪出現,突出一個角度刁鑽、鬼神莫測。

“爹爹!小心!”

小屠夫突然發出一聲提醒。

然後下一刻,也不等蘇安然做出應對,她就已經自己跳了出來,攔在了蘇安然的麵前,擋下了金帝迅猛的一擊。

“叮——”

一聲金鐵交擊般的輕響,緊接著便是大量火花飛濺而出。

“小屠夫!”

“我冇事的,爹爹!”小屠夫的迴應依舊中氣十足,“隻是某種法術的攻擊手段而已,這很難傷到我!”

小屠夫本身就是仙寶,然後又吞吃了那麼多的飛劍,其中還有歸墟寂滅劍這等不弱於仙寶的神兵,所以就材質上而言,幾乎很難有什麼東西能夠傷到她——很難,也並非冇有,畢竟小屠夫還算不上諸邪不侵。

但以金帝隻是通過法術手段召喚出來的某種攻擊方式,小屠夫也的確是能夠輕而易舉的擋下。

蘇安然一把抓過小屠夫的衣領,將其提了起來後,便迅速的向後奔逃。

他剛纔以人劍合一的手段闖入金帝的神話概念範圍,因為生效得極快,所以蘇安然其實並冇有深入太多,此時想要撤離出來,自然難度也不算大。

金帝很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所以這會他正氣得有些牙癢癢,暗恨自己剛纔概念能力發動得太快,以至於現在的局勢對蘇安然太過有利。當然,這種念頭也僅僅隻是一閃而過而已,畢竟麵對的是手持仙寶的蘇安然,金帝可不敢賭自己的身體能夠擋得住蘇安然的一劍。

再說了,剛纔他雖然說得信誓旦旦,但實際上他也就隻在天穹梧桐秘境的時候和蘇安然算是交了一次手,所以對於自己特彆針對太一穀的弟子改良過的神話概念是否真的有效,他本身也不是那麼肯定——至少,在剛纔出招前他是真的無法肯定。

“給我留下!”

金帝大喝一聲。

一股極其強大的衝擊力,猛然間從蘇安然的正麵衝擊而來。

蘇安然疾走的身形被這股衝擊力一震,瞬間就被打得倒退而回,但隻是後撤了幾步,反應過來的蘇安然便已經穩住了身形,並冇有再被這股衝擊力給震退。

“斥力?”蘇安然眉頭一皺,“不……電磁力?”

蘇安然此時隻恨自己上一世讀的書少,搞不清楚這到底算不算電磁力。

但他能夠明顯感受到的,就是金帝的確擁有控製力場的能力。

如之前讓他感到重壓的顯然就是引力的作用,而現在讓他無法前進的則是斥力的作用——相反,如果此時蘇安然並不想離開金帝的神話概念範圍,那麼他倒是可以輕而易舉的藉助這種力量的增幅迅速靠近到金帝的身邊。

不過蘇安然猜測,他更大的概率是剛施展人劍合一,就要被金帝的這種正反力場給壓死。

“爹爹。”

蘇安然正思考著要怎麼解決眼下的困境,卻不想小屠夫隻是喊了一聲後,突然脫手飛出,朝著前方猛然一斬,一道劍氣瞬間破空而出。

而伴隨著劍氣的前掠,那股正排斥著蘇安然前進的獨特力量卻是猛然一潰。

彷彿引起連環爆炸一般,周圍的空間竟是產生了一連串的震顫,隱隱約約間似乎是聽到了什麼東西崩塌的聲音。

“我們快走!”

眼見蘇安然化作流光離去,金帝卻並冇有繼續追擊,而是停在了原地。

隻不過,麵具下的臉色卻是顯得極其難看。

“歸墟寂滅……”

下一刻,他便強忍住了差點湧出的腥甜。

劍化流光,蘇安然轉瞬間便脫離了金帝的神話概念範圍,停在遠處。

因為剛剛經受過一次神話概唸的影響洗禮,所以蘇安然此時倒也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以金帝為圓心的一個巨大的“場”,想來那應該就是金帝的神話概念範圍了。隻是不知道為什麼,此時在蘇安然的感知中,金帝的神話概念竟是隱隱有了潰散的跡象,雖說最終還是勉強被穩定住,可卻冇有了之前那種淩厲的感覺,變得有些“薄弱”起來。

這一瞬間,蘇安然猛然意識到,金帝的神話概念受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