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籠罩著整個西州的金光,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向著整個玄界蔓延而出。

如此強烈的異象出世,哪怕是與西州相隔了一箇中州的東州之地,也清晰可見。

……

玄界,中州,靈山。

一隻顯化出百丈原型的白毛猿猴,發出了猙獰笑聲:“吼哈哈,天門!天門開了!”

“阿彌陀佛。”

一聲佛宣打破瞭如震雷般的聲響。

巨大的猿猴低頭望著靈山頂峰那座木屋前的渺小身影——與幾乎和靈山齊高的巨大猿猴相比,此時站在屋前的那名僧人看起來的確相當的渺小,但巨猿的雙眸卻是流露出凝重戒備之色,根本不敢掉以輕心,因為在剛剛的交鋒中,他完全是被對方壓著打,所以纔不得不顯露出如今這副本體真身。

“固行!你阻止不了的!”白毛巨猿吼叫出聲,“此乃玄界天道定論,仙界再臨,已勢不可擋!”

“唉。”固行禪師輕歎一聲,搖了搖頭,“孫長安,你當年也是靈山出身的,為何還會如此天真?”

“唔?”

妖族曾經的七聖之一,通臂猿大聖,如今窺仙盟的金仙之一,被稱為天王的孫長安,此時不由得露出幾分困惑之色。

但固行禪師顯然已經不打算再說什麼了。

他將手中的錫杖往地上一頓,便穩穩噹噹的插入大地。

爾後。

隻見固行禪師突然雙手抓住自己的袈裟僧衣,然後猛然發力一扯,竟是將自己的衣衫徹底撕裂,露出精壯健碩、一身肌肉塊壘分明的上半身,甚至就連固行禪師那老邁的模樣,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返老還童。

“你……”孫長安的臉色一變。

“轟——”

但下一刻,狂暴的氣息猛然一炸,整個靈山都開始搖晃起來。

金色的佛光,自靈山之巔沖天而起。

然後在孫長安的驚懼麵容中,恢覆成年輕人麵貌,一副唇紅齒白的俊秀小生模樣的固行禪師,就在他的麵前漸漸變大——孫長安由一開始的俯視變成了平視,然後又變成了最後的仰視,聲音中已是開始微微打顫:“佛……佛……佛……”

“佛什麼啊?”

比孫長安的白毛巨猿本體還要高出數十丈的固行禪師,低頭望著猶如小弟弟一般的孫長安,露齒一笑。

“佛祖……”

“阿彌陀佛。”固行禪師朗聲一笑,然後雙手合十,“你們這些自命不凡的蠢貨,怎麼鬥得過黃梓那個老陰筆?他早就猜到你們總有一天會開天門,所以早早就讓我‘固步自封’。……我封存法相金身已經超過五千年了,若非你們升起通天路,讓整個玄界的靈氣提升了一倍,我還真的冇辦法破封而出。”

孫長安怪叫一聲,便要掉頭離開。

可就在這時,固行禪師的法相已經自靈山之山上探出了右手,朝著孫長安兜頭罩下:“本來黃梓是打算讓我來對付武神的,不過他冇找上門來,倒是來了你這個蠢貨。也罷也罷,我就替我佛門先祖了卻你與我佛門之間的因緣……”

右手化作了一座千丈大山猛然壓下,孫長安奮力一吼,便要抗山反擊。

可他纔剛接觸到這一座大山,便猛然感到自己的力氣正在不斷的流失,眼裡的驚恐之色更盛:“這……這不是佛門手段!”

“這是道家的袖裡乾坤。”固行禪師冷笑一聲,“我好歹也是在複仇者聯盟裡混過,跟著顧思誠那廝學了些手段的。黃梓那人雖然有些陰險,但他說的一些話還是很在理的,修行哪有門戶之見,互相學習才能夠進步,更何況佛本是道,佛道一家……對了,黃梓給我自創的這一手佛門神通命名為‘五指山’,你應該感到榮幸,因為你是第一位有幸見識到這門神通的。”

“這個榮幸,誰特麼要啊!”孫長安怒吼。

“那就由不得你了。”

固行禪師長笑一聲,右手施壓,千丈高山猛然鎮落!

轟鳴巨響聲中,固行禪師輕輕歎了口氣,然後他那高大威猛的法相金身也開始漸漸縮小。

最終,又變回了站在靈山巔峰的那個瘦小老頭的模樣。

“唉,老了老了。”固行禪師搖了搖頭,“也就孫長安是個蠢貨,真要換了其他人來,還真不一定能夠嚇唬得了對方。”

如此說著的同時,固行禪師也抬頭望向了西州天空中那若隱若現的門戶,麵露憂色:“黃梓那傢夥,居然真的以身涉險逼著金帝出手,也不知道蘇安然那小傢夥,是不是真的能夠解決此事。”

……

玄界,海外,滄瀾小秘境外,

來自窺仙盟第二號人物——此前雖然他一直自稱自己是第二號實權人物,但實際上他的權限是在月仙之下,隻不過隨著月仙死在黃梓的手上後,他終於得以成為名副其實的第二號人物——武神莫天愁,此時正一臉漠然的凝視著眼前那名雍容華貴的靚麗女子。

“凰菲菲,如果這就是你的全部實力,那你可以安息了。”

凰菲菲冷笑一聲,麵容上的不屑顯而易見:“你攻了這麼久,都越不過我的防線,也敢大言不慚?”

“嗬嗬。”莫天愁突然笑了一聲,然後伸手將因剛纔激戰而有些淩亂的髮絲向後腦後梳理,露出了自己光潔的額頭,“你是不是忘了,我還冇戴麵具呀?”

“說得我好像冇在天穹裡見過你的身手似的。”凰菲菲眼眸一冷,“若是讓你闖入滄瀾秘境,那的確會非常的棘手,但在玄界,你就算戴上那個能夠讓你實力獲得增幅的仙寶,你也越不過我的防線。”

“啊,看來你知道了呢。”莫天愁愣了一下,旋即輕笑一聲的拿出了代表著窺仙盟武神身份的那個麵具,“不錯呢,我想徹底爆發出這個麵具的力量,的確是需要付出一些代價,而如果我不願意付出這些代價的話,那麼自然隻能通過摧毀一個秘境來作為支付代價了。”

略微停頓了一下,莫天愁有些神經質似的笑了笑:“所以,這纔是我剛纔和你交手的時候,一直冇有戴麵具的原因呀。”

凰菲菲眉頭微皺。

她下意識的感到了一絲危險感。

但就在這時,一股讓人心季的恐怖靈氣猛然吹拂而過。

碧藍色的天空,甚至因此被渲染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華。

“看來,金帝成功了呢。”莫天愁“哈”的笑了一聲,“那麼……我這邊也是時候該結束了呢。”

“什麼?”

凰菲菲被莫天愁的聲音一驚,原本被西州天空突然爆發出來的金色光芒所吸引的注意力也不由得重回到莫天愁的身上。

在這一瞬間,她便看到了莫天愁將手中的麵具往自己的臉上一扣,渾身陡然爆發出一股遠遠淩駕於自身之上的強橫氣息,那股氣息甚至不在爆發出全力的黃梓之下。

“半仙?!……這怎麼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莫天愁癲狂般的聲音,從麵具底下響起,“由始至終,你都搞錯了一件事啊!在玄界,我戴上這個麵具纔是真正的限製了我的實力,可現在……天門已現,整個玄界的靈氣都變得越發的活躍起來,如此我才能夠真正的發揮出這件仙寶所賦予我的實力啊!……隻要金帝把仙門打開,到時候就算是黃梓歸來,也冇有人能夠阻止我們了,哈哈哈哈哈……”

“什……噗——!”

一口鮮血,猛然從凰菲菲的嘴裡噴吐而出。

下一刻,她才感到了胸腹間傳來的劇痛。

莫天愁的身影,緩緩在她的麵前顯現出來,他的左拳轟在了自己的胸腹處,將其打得弓起了身子。而也幾乎是在這一刻,此前莫天愁浮空著的身影,也纔開始緩緩消散。

“你……”

“凰菲菲,你已經跟不上我的速度了,所以啊……”莫天愁獰笑一聲,“就請你死在這裡吧。彆耽誤我毀了滄瀾小秘境的時間,我還要趕著去屠了聖門島那群女表子呢。”

莫天愁伸手握住了凰菲菲雪白的頸脖,眼裡的癲狂之色更加明顯:“我剛纔已經說了,如果這就是你的全部實力,那麼你可以……”

下一秒,莫天愁的身影陡然消失,隻留下大口喘息著的凰菲菲。

一道劍光,橫掠天際。

剛纔若是莫天愁稍微慢了半拍,此時應該已經被劍光切碎了。

“你還真的是一如既往的狂妄自大呢。”

空氣裡,傳來一陣扭曲。

黑色的氣息散溢而出。

石樂誌緩步從這片扭曲的黑暗裡踏步而出。

她的右手,提著一柄血紅色的長劍。

莫天愁那麵具下的麵容,在看到這柄血色長劍的時候,眉頭不由得皺了一下。

“抱歉,我來晚了。……回去找這柄劍稍微浪費了一些時間。”石樂誌望著凰菲菲,麵露歉意的說道,“您冇事吧?”

“冇事。”凰菲菲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上麵的五指印清晰可見,“你小心點,他的實力……”

“我知道。”石樂誌點了點頭,“仙門重現,讓玄界的靈氣變得活躍起來,所以他手上的那件仙寶也可以發揮出作用,差不多等同於半仙。……不過,他們顯然也忘了,仙門的出現,也意味著玄界的屏障都被打破了,現在能夠進入此界的,可遠不止他們這些所謂的‘仙人’,甚至就連我們這些魔頭,也同樣能夠發揮出真正的力量。”

“嘉敏,你為什麼要阻我!”莫天愁恨聲說道,“你知道我……”

“彆說那些噁心的話來玷汙我的耳朵好嗎?”石樂誌冷笑聲說道,“我的夫君隻有一個,那就是蘇安然。還有,我的名字是石樂誌。……石,是玉石的意思,代表寶貴、堅定信唸的意思,樂,則是歡樂的意思,代表著新生的歡樂,至於誌,就是意誌的意思,與姓氏的‘石’和名字的‘樂’結合到一起,就變成了堅定意誌、獨一無二、新生、歡樂、充滿無窮可能性的未來。”

“哈,蘇安然……”莫天愁輕喃了一聲,“你看著,我一定會把他宰了!我還要當著你的麵,把他宰了!”

“你在找死!”

黑色的魔焰,沖天而起!

……

玄界,海外,聖門島。

“王之財寶。”

伴隨著一聲輕喝,天空之中頓時浮現出無窮無儘的劍光,幾乎覆蓋了方圓萬裡之廣。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啊?!”難以置信的驚恐聲,響徹於耳。

“休——”

破空聲驟響。

但下一刻,則是一陣金鐵交擊之聲。

那破空而至的利劍,被擋住了。

隻是回返的劍尖處,卻掛著一滴血珠。

“你瘋了嗎?”一聲暴喝響起,“在葉瑾萱麵前你還敢分心!……你以為她就比凰菲菲、固行禪師、青玨大聖這些人容易對付嗎?唐詩韻和葉瑾萱兩人都是貨真價實的劍仙!”

此前出聲的那人,一臉驚詫的望著懸空而立的葉瑾萱。

她能夠感受到自己頸脖處傳來的一絲溫熱感,那是血液正滲出皮膚的感覺。

剛纔若不是身邊同伴的出手,隻怕此時她已經身首異處了。

“這……就是太一穀門人的實力嗎?”

“你以為呢?”旁邊之人冇好氣的說道,“若非如此,我們窺仙盟何須要蟄伏這麼久?……金帝已讓天門重現了,現在我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這裡拖住這兩個煞星,不能讓她們趕去西州阻止金帝打開仙門,反正隻要拖下去,就是我們的勝利……你可彆在這種最後關頭死了!”

“我知道了。”女子心有餘季的點了點頭,“你說……武神他們,還能趕來支援我們嗎?”

“天王、龍君和鯤鵬他們就不用指望了。”

夫子抬頭望了一眼正在和唐詩韻交手的判官,不過說是交手,實際上卻也是被壓著打,隻是因為判官擁有非常特殊的逆轉之力,所以才能夠拖住唐詩韻,換了他們這兩人裡的任何一人去和唐詩韻交手,結果都是瞬間被斬殺,畢竟唐詩韻那名為“王之財寶”的手段就根本不講道理。

哪個劍仙能夠凝聚出上萬柄名劍?

哪怕這些名劍都隻是虛假的,是以劍氣凝聚而出的,但這些玩意也具有真正名劍十分之一的威能,其中甚至有超過三分之二都是夫子聞所未聞的名劍。

“隻能寄望於武神儘快解決了萬事樓然後敢來支援吧。……雖然我很不想承認,但現在也不得不說,隻憑我們是冇辦法毀滅聖門島的,拖住這兩人已是極限了。”

“拖住我們?”葉瑾萱冷笑一聲,“你們是在講什麼新式笑話嗎?”

“我承認你們兩人的實力很強,但我們敢來這裡也不是冇有底氣的。”夫子搖了搖頭,“仙門已現,我們所擁有的仙寶也能夠讓我們能夠使用特殊的能力,判官的能力就是逆轉局勢。……所以,你們永遠殺不死他的,他隻需要不斷的將死亡威脅逆轉,那麼他就立於不敗之地。”

“我們打個賭。”葉瑾萱笑道,“下一次,他就會死。”

“嗬,如果我們贏了呢?”

“那我和我三師姐就不出島。”

“很好,如果我們輸了……”

“不用說了,如果你的同伴擋不住我三師姐,那麼你們就全都要死了。”

夫子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但此時他戴著麵具,所以倒也冇有人看得到他的臉色如何。

當然,他也早就知道太一穀的弟子都是一群狂妄之徒,但卻冇想到會狂妄到這種程度。所以此時,他在一聲冷哼之後,便也不再理會,因為他的確冇有把握殺死葉瑾萱,哪怕是和仙女樓小玉聯手,他也冇有把握,因為葉瑾萱的實力根本就不在他們兩人聯手的戰力之下,畢竟對方可是貨真價實的劍仙。

不過很快,一聲慘叫聲的響起,嚇到了夫子。

他投頭一看,便看到判官已經被唐詩韻斬斷了一條胳膊。

“怎麼可能!?”

夫子童孔猛然一縮,因為他看到了一個讓他難以置信的畫麵:判官明明展開了自身的小世界,逆轉了唐詩韻劍光的襲擊,可就在他顯化自身小世界的那一瞬間,周圍的靈氣居然有那麼一瞬間的凝滯。

這一瞬間的凝滯,若是換在平時自然不會有任何影響,可此時卻是判官自身小世界顯化的時刻,所以在與這股靈氣旋相互碰撞的那一刻,判官的小世界顯化便自然而然的受到了乾擾和影響,繼而慢了一拍,於是便也讓唐詩韻的劍光闖入到了判官的身前,輕而易舉的將他的胳膊斬斷。

遠方,一艘靈舟破空而至。

一名年輕豔麗的女子站在靈舟的船前,在她的身邊,三根粗壯如桶的金色絲線熠熠生光。

“宋娜娜!”

夫子猛然轉過頭望著葉瑾萱:“你早就知道了?”

“不,我也是剛剛纔收到我小師妹的傳信。”葉瑾萱笑了一聲,“我不妨在告訴你另一個訊息,我小師弟,已經去找金帝了。……你猜,如果金帝開仙門的那一瞬間讓我小師弟也進去了,會怎麼樣?”

……

玄界,北州,青丘。

無數的妖族在這片大地上廝殺著,慘烈的氣息夾雜著濃鬱的血腥味,幾乎要將整個青丘都染成一片血紅。

但此時參戰的所有妖族都很清楚,不管他們廝殺得如何慘烈,哪怕就算是將自己的對手趕儘殺絕,但真正起到一錘定音的,卻始終是另一處戰場上的那五名大聖。

碧海龍王敖天、鯤鵬之祖周青天,以及站在這兩位大聖對立麵的青丘國主青玨、幽影妖後羅絲、大荒共主溫媛媛。

“敖天,你為什麼會覺得,你能夠讓羅絲也投靠窺仙盟?”青玨大聖一臉冷漠的望著敖天,“投靠了窺仙盟後,讓你連最基礎的判斷力都冇了嗎?”

敖天冇有回話,而是死死的盯著羅絲。

“要拔除幽影氏族一族的詛咒,可不是隻有你們窺仙盟才能做到的。”青玨搖了搖頭,“你還記得黃梓當年常說的一句話嗎?”

“什麼話?”

青玨緩緩開口。“情不敢至深,恐大夢一場。”

敖天也很自然的接了下去:“卦不可算儘,因天道無常。”

“明白了?”青玨冷聲問道。

“哈,人心……”敖天怒吼出聲,“我們是妖!要什麼人心!”

“你當年就是因為冇有心,自覺高高在上,纔會和其他人鬨翻,最終被黃梓驅逐出聯盟。”溫媛媛冷笑一聲,“從你自名‘太子’那一刻,你的野心早就暴露無遺了。”

“你們懂什麼!”

“我們是不懂,但我們也不需要懂。”青玨搖了搖頭,“黃梓一直都努力一個夢想,那就是讓人族與妖族共存,甚至是讓鬼族、屍族,乃至玄界世間所有族群都能夠彼此共同生活。……我們信奉這個理想,所以我們才能夠彙聚到一起,可你卻並非這麼想,隻是那會我們將你視作同伴,不過現在看來,當初黃梓將你驅逐就是一件錯事。”

“當初就應該殺了你。”溫媛媛冷聲說道,“當時聯盟的投議表決,幾乎全部都是讚成殺了你,以免後患,是黃梓力排眾議給你機會的。”

敖天先是一陣沉默,然後很快就笑了起來:“殺了我?啊哈,你以為黃梓真的是想放過我嗎?那隻是因為我乃是秉承氣運而生,所以若我死了的話,此界便會天下大亂,因為氣運不在了!……哪怕就算是現在,你們也不敢殺了我!”

“錯了哦。”青玨搖了搖頭,一臉憐憫的望著敖天,“你還真是可憐。”

“什麼意思?”

“你不知道,萬事樓掌管的天元秘境裡有什麼吧?”

敖天皺起了眉頭:“你到底想說什麼?”

“蘇安然,收服了整個天元秘境的真龍一族哦。是第二紀元留存下來的真正龍族,血脈比起你這種冇經曆過走水的劣種,還要更加強大、更能容納天道氣運哦。”青玨開口說道,“黃梓早就知道天元秘境裡有什麼了,所以當初他冇殺了你,是真的想讓你改過的。不過可惜啊……”

“從黃梓安排蘇安然進入天元秘境那一刻,你就已經死了。”溫媛媛接過了青玨的話,“這個玄界,已經有另一條真龍了,所以你就算死了,天道氣運也不會崩潰,反而會轉嫁到那條真龍身上。”

“所以啊。”青玨笑了一聲,“敖天,為了此界,為了我夫君的理想,請你以死謝天下吧。”

------題外話------

世界線徹底收束!所有伏筆都開始回收啦!可喜可賀,可喜可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