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的金主任終於鬆懈了下來,長出了一口氣,笑著與前方城市聯絡好,得到許可。可以停靠飛天艦隊,並可以在這個城市獲得補給後,他終於滿意的掛掉了視頻通話,然後立刻開始聯絡了飛天艦隊上其他的負責人們,把這好訊息告訴了他們。

“接下來大家都可以放心了,我們這一次隻需要準備好補給,就能一口氣回到聯邦政府去了。”

“明天天亮之後,我們就可以開始采購補給,把一切準備好後,便立刻出發,直接回聯邦政府去不再停靠任何城市了……我們也算是終於能安全下來!”

“所以,我最後再警告一次,好好的找一找你們飛天艦隊上是不是還有人有其他的心思。你們最好是勸他們趕緊把這些心思都給掐滅了,否則等到我們回到聯邦政府去後,要是再被髮現,那可就冇誰能保得住他們了。”

“你們到時候也彆指望我!”

金主任眯著眼睛認真地對著光屏裡的眾人說完,然後才冷笑著繼續說道,“明天去采購補給,每艘飛天艦隊上的負責人都必須把你們的一位副手指派出去,中午之前必須把所有的補給都給帶回來。”

“都聽明白了嗎?我這裡不需要任何的藉口,隻要結果。”

“你們能不能做到?”

眾人自然不敢多說,隻能點頭應和,掛掉通話後有幾艘飛天艦隊上的負責人卻是立刻私下聯絡了起來,他們對此並不看好。

最重要的是,他們的心思可冇有要放在回聯邦政府的這事情上去!

雖然說所有人都親眼看見了那麼多輛懸浮車,全部都被消滅乾淨,但是誰的心裡又冇有存點希望呢?!

現在夜色已經漸漸落下,說不定他們運氣好一點還能趁著夜色,駕駛著一輛懸浮車直接離開飛天艦隊呢。

現在的他們已經不指望能有機會再回到七羽城去,獲得庇護了。他們現在的麵前就擺著一座城市,隻要他們能夠堅持活著到達那座城市,就算是金主任也冇有辦法再把他們給抓回來了。

他們這幾艘飛天艦隊上叛變的人可不少,作為最高的負責人也產生這樣的心思,他們自己其實都是有些羞愧的。

可是在這工作使命與自己的性命之間做選擇,這幾人可是毫不猶豫的選擇了保護自己的!

他們其實心裡也擔心,也許這一次搏一把,就會死在這荒野之上。

可如果不搏的話,說不定他們回到聯邦政府去後,萬一被金主任抓到把柄,他們依舊會死的很慘的,更甚至還有可能連累家人。

與其這樣還不如拚一把!

如果真被光波炮給擊中,消失在這荒野之上,好歹還能落個好名聲。相信金主任回到聯邦政府去後,也不會揭露他們的背叛,否則金主任這個領頭的負責人手下那麼多人出問題,他也是需要承擔責任的!

所以如果他們真的被金主任給激怒,訊息傳回到聯邦去,自己的家人們肯定不會有事的,那也算變相的保護了他們。

如果要是運氣更好一點,進入城市之後得到庇護的話,那一切就更完美了!

畢竟一座城市的指揮官如果願意開口保下他們,那麼金主任那邊絕對不會多逼逼的。

金主任那人有多麼貪戀權勢與金錢,他們這些同事難道不知道嗎?更何況現在飛天艦隊還求著這城市給補給呢。

“如果大家都決定了的話,這一次的懸浮車就多帶點人吧!反正要死大家一起死,要活大家一起活!如何?”

“能坐多少人就帶多少人走吧。我們飛天艦內的懸浮車數量也確實不多了,如果全部的懸浮車都用完之後,那隻能使用降落傘了。”

“這要是真落地到荒野之上,能活著的人估計都是被老天爺卷顧的了。”

眾人想到這裡,忍不住歎氣。

隨即便有人趕緊開口“既然大家都決定了的話,那我們就趕緊準備吧!金主任說了,天亮之後就一定要去采購補給的,我們的時間其實並不多了!”

“現在天色纔剛剛暗下來,要等到淩晨大家疲憊的時候還有好幾個小時,我們現在就趕緊把每輛懸浮車。必備的東西都準備好。”

“到時候我們商量好時間,放點誘餌出去,然後就帶著懸浮車趕緊跑吧。”

有人忍不住歎氣開口說道:“說實話,我這心裡都還有些慌……總覺得我們真要是想這樣跑,肯定也跑不掉的!說不定隻要把懸浮車一開出去,我們就已經成了靶子。”

“說什麼呢?我們怎麼可能會運氣不好呢?”一個男人聽到這話頓時瞪直了眼睛,一臉不悅的對著說話那人斥責道:“你就不能想想我們會有個好結果嗎?”

“就是就是!我們怎麼可能會這麼短命呢?我們肯定能活著的。”

“就是啊!我們要堅信我們能活著到那城市!”

“我們能活著的,我們肯定能活著的!”

“我們一定會活著回去的!”

“……”

金主任此刻可並不知道自己飛天艦隊內居然還有飛天艦的負責人有了叛變的心思,更甚至已經開始籌備逃離的計劃了。

他坐在飛天艦的指揮艙內,看著遠處燈火璀璨的城市,心情愉悅地喝了一瓶酒後,這才滿意的回了房間休息。

素不相識可冇有要等著到了淩晨之後纔開始行動的意思,眼看著天色已經徹底的暗下之後,素不相識讓精靈族的原住民們籌備了一番後,便同意了他們的行動。

可是這一次的行動並不如紀小言想象那般,有著精密的計劃。

素不相識隻是簡單的給了精靈族的原住民們一個目標結果,至於實現目標的過程就讓他們自由發揮了!

這行動簡直隨意的讓紀小言有些目瞪口呆。

“這樣真的行嗎?素素,什麼計劃都不給,那到時候萬一出了意外怎麼辦?”紀小言很是擔心,忍不住掐著素不相識的肩膀,咬牙切齒般的說道,彷佛是隻要在威脅他一番,素不相識就能改口,立刻做出一個更中立的計劃來。

“小言,你要相信我呀!就算不相信我也得相信這些精靈族的原住民們啊。”素不相識卻是安撫般的對著紀小言說道,“你就看著好了,不會出問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