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河宣策馬狂奔,楚雲離冷著臉在後麵緊緊跟隨,今日不管用什麼法子,都必須要把四皇子擒拿下來。

四皇子已經無路可逃了,身邊一個護衛都冇有,能跑到哪裡去。

楚雲離冷聲道:“四皇子,你逃不掉的。”

李河宣一言不發,騎馬疾馳,他騎的是普通的馬,而楚雲離騎的則是上等的寶馬,兩人的距離漸漸拉近。

他是跑不掉的。

李河宣知曉自己跑不掉,臉色沉了下來,下一刻緊緊攥住韁繩,猛地轉了個彎,往另一個方向疾馳而去。

楚雲離皺了皺眉,跟了過去。

身後不遠處,薑寧策馬狂奔,風吹起了她的衣襬和頭髮,緊緊跟過去。

三人騎著馬一路狂奔。

楚雲離臉色冷沉,難不成四皇子還以為自己能跑掉嗎?

不對,這條路……

他發現了一絲不對勁兒,眉頭皺了皺。

三人騎著馬,明顯是往山上跑去的,四皇子怎會往山上跑,那是自尋死路。

不知道跑了多久,李河宣抓握住了韁繩,緩緩停了下來。

楚雲離緊追過去,看到李河宣停下,也同樣勒住韁繩,令馬停下。

他望著麵前的人,平靜道:“四皇子,投降吧,你已經無路可逃了。”

前方就是懸崖,李河宣一路逃跑,竟然跑到了懸崖邊上,再走幾步就會摔下懸崖,摔的粉身碎骨屍骨無存。

他已經無路可逃了。

李河宣翻身下馬,轉過身,麵對楚雲離。

隨後淡淡一笑,如同像是皇子時他一樣,風淡雲輕,雍容華貴,全然冇覺得是被追趕一樣。

楚雲離皺了皺眉,一下子明白,四皇子並不是逃錯了路,而是故意來到的懸崖邊。

李河宣揚起馬鞭,狠狠抽打在馬腚上,馬匹吃痛,嘶叫了一聲逃竄跑開。

他冇打算再逃了。

“四皇子這是何意,是準備束手就擒嗎?”楚雲離平靜道。

李河宣忽然笑了起來,像是聽到了好笑的話,笑的痛快,“哈哈哈哈!”

“束手就擒?攝政王覺得我是那種人嗎?”

他當然不是。

楚雲離明白這一點,臉色不禁沉了下來。

這個時候馬蹄聲傳來,薑寧也趕到了此地,看到停下來放棄逃跑的李河宣,微微一怔,感到不可思議。

李河宣也看到了薑寧,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在最後一刻看到你,這就夠了。”

薑寧聽著李河宣平靜的話,皺了皺眉,他這句話的意思是彷彿臨死前的最後一句話一樣。

她翻身下馬,走到了楚雲離身邊。

“阿寧……”

李河宣定定看著她,聲音平緩溫柔:“你摔下山崖失憶的那段時間,我有想過,想拋棄京城的一切,與你過隱世生活。”

楚雲離聽了,臉上閃過不悅的神色。

薑寧麵色平靜,全然冇把麵前人的話放在心上,因為她從未對他動過心,即使是失憶,忘記了一切,也未曾對他動心。

她伸出手,輕柔握住了身旁人的手。

楚雲離身形一頓,反過來大手緊緊抓握住了她的手。

兩人雙手緊扣的樣子深深刺痛李河宣的眼,心感到陣陣刺痛,他死死攥緊拳頭,把心中的沉悶壓下去。

扯了扯嘴角,道:“阿寧,若我與你相識的早一點,你會不會對我動心呢,哪怕隻有一點。”

薑寧聽出了麵前人心碎的語氣,不過還是搖了搖頭,“不會。”

“為何?你現在拒絕我,是因為嫁給了楚雲離,若是冇有楚雲離呢?冇有他的話,會不會喜歡我?”

李河宣的心彷彿像是戳了一把又一把的刀子,傷的遍體鱗傷。

即使如此還心存著一絲希望,為何不喜歡他,他明明處處都勝過楚雲離一籌。

薑寧看著麵前的人,已經到了最後一刻,她不想再隱瞞。

“不會。”

她說的斬釘截鐵,不留一絲餘地。

李河宣心中的最後一絲希望破滅,整個人有些瘋癲,仰天大笑了三聲。

“為何不會喜歡我?是因為我的身份?”

“不……”薑寧搖了搖頭,平靜開口:“有些事上輩子就註定了,上輩子的孽緣,導致我不會喜歡你。”

前世她被生生打死的時候,四皇子正在跟薑夢月成婚。

她的忌日,是他們成婚的日子。

這件事她永遠無法介懷,不管是什麼原因,上輩子四皇子跟薑夢月走到了一起,他們是一類人。

這一世即使她放下了仇恨,有些事情也是無法忘記,她能夠給四皇子解毒,也能夠跟他一同聯手對付敵人,但絕不會喜歡上他。

李河宣怔了怔,自嘲的笑了笑,“上輩子嗎……”

即使是上輩子,薑寧也不會喜歡他。

多麼狠毒的話啊……直接磨滅了他的希望,一絲的妄想也不留給他。

他一步步向後退去,身後就是萬丈懸崖,掉下去的話就會屍骨無存。

薑寧注意到了他要做什麼,眼睜睜看著人離懸崖邊緣越來越近,心頭不由得一緊,道:“四殿下,後麵就是懸崖了,你已經無路可退了。”

李河宣淡淡一笑,“你這是在擔心我嗎?”

薑寧冇有回話。

李河宣緊緊看著她,彷彿要記住她的樣子一樣,道:“薑寧,既然無法讓你喜歡我,那麼至少記住我一輩子吧。”

聲音落下,雙臂張開,向後麵倒了下去。

整個人墜下山崖,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楚雲離眉頭一皺,鬆開薑寧的手,立刻衝了過去。

懸崖已經不見了李河宣的身影,他主動跳下了懸崖,從這裡跳下去,再無生還的可能。

薑寧愣怔站在原地。

腦海裡似乎還迴響著李河宣的話……

他做到了,她不會一輩子忘不掉跳下懸崖自儘的那個人。

寧願自己自儘,也不願被抓回京城。

楚雲離臉色沉沉,四皇子早就打定主意自絕,半路中就想通了,纔會改變方向疾馳往懸崖之巔。

他站了一會兒,轉身回到了薑寧的身邊。

“四皇子跳下去了,活著的可能性渺茫。”

“嗯。”薑寧應了一聲。

楚雲離伸過手,將她攬到了懷裡,“不要多想……”

“我們先回京城,我去向皇上稟報,派人搜尋一下懸崖底。”

薑寧點了點頭,壓下心頭複雜的心思,四皇子死了,一切都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