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嘭!嘭!’

青龍劍釋放的金色龍影,與銀色方天戟巨影轟然對撞,強光不斷爆閃而出!

數秒後,卻是一片死寂,彷彿隻剩了雨水的‘嘩嘩’聲!

‘哢!’

隨著天空中一道驚雷落下,金色龍影瞬間將方天戟巨影吞噬,直衝隋風華而去!

隋風華臉色一變,順勢暴退,手中方天戟更是當空斬下!

又是一聲巨響,金色龍影直接消散在了天地間,而落地的隋風華,卻再次後退幾步。

一聲悶響傳出,方天戟的末端斜插地麵,這才讓他勉強穩住身形,卻是滿臉震驚之色!

這小子都傷成這樣了,竟還能有如此強悍的一擊?

再看唐洛,雖然還能站著,可腿上卻早已冇了力氣,尤其胸口的傷勢也是極為嚴重!

“好小子!今日我便讓你死個體麵!”

隋風華穩了穩心神,再次如猛獸般狂奔而來,攻勢極其迅猛!

方天戟再次當空揮斬而下,恐怖的力量簡直要將唐洛封印甚至撕碎的感覺!

唐洛倒退兩步,隻能用力雙手持劍,橫向擋出!

可就在這時,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啪’的一聲,唐洛手中青龍劍的前半部分,竟然砰然斷裂!

再看那方天戟,前端的一隻月牙刀也同樣崩裂,濺起一片火花!

見此一幕,唐洛臉色著實大變,卻下意識想要抽劍再刺。

可隋風華的動作卻是極快,飛速調轉方天戟,用另一隻月牙刀直接將唐洛手中的青龍劍挑飛!

接著,他將方天戟的杆部橫向砸向唐洛的胸口!

“噗!”

唐洛猛地吐出一大口鮮血,如一隻斷了線的風箏倒飛向湖邊,陷入一片泥濘。

他的身上早已濕透,雨水將他身上的血水不斷沖洗掉,卻還在有新的血液從傷口湧出。

此時的他,已然冇有足夠的內力封堵傷口。

八品丹雖然霸道,卻也需要他修煉才能修複身體,難以如此迅速支援他眼下的巨大消耗!

何況在他看來,僅有的內力,必然是需要支援他繼續與隋風華一戰!

就算是死,他也會拚儘最後一口氣力!

“該死!”

泥濘中的唐洛咒罵一句,吐出一口血水,滂沱的雨勢澆的他有些睜不開眼睛。

不等他起身,一道黑影落下,隋風華一手持戟,另一手負在身後。

在他看來,結局已定!

他剛準備上前,不遠處一道雷電突然狂暴襲來,正是龍靈所噴射!

隻是,這道雷電的威力,明顯比最開始的時候弱了不少。

而唐洛也早就意識到,龍靈已經是虛弱無比。

“吼……”

龍靈嘶吼著想要來幫唐洛,卻被同樣傷勢極重的巨虎虛影攔住去路。

至於炎龍教大多數長老,此時早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頃刻間,兩個大傢夥再次纏鬥在一起,滾入不遠處一片叢林,恐怖的憤怒和哀嚎聲此起彼伏。

至於龍靈剛纔噴射的那道雷電,卻被隋風華的方天戟直接擊碎,但他還是連退幾步!

不等他站穩身形,隻見一道極其恐怖的血色符文,散發著詭異之響,轟然而至!

他忙再次揮出方天戟去擋,卻晚了一步!

恐怖的符文直接將他擊飛出去,重重砸在地麵。

可他卻很快重新起身,隻是握方天戟的手卻在微顫,心頭更是一陣血氣上湧!

這是唐洛凝聚的本命靈符,幾乎是他最後的殺手鐧!

他半膝跪地,已是極為狼狽。

青龍劍已毀,內力消耗一空,龍靈的傷勢顯然也是極其嚴重……

難道……他今日真的要命殞於此?

隋風華忍著傷痛,再次逼近而來,屬實冇想到唐洛竟然會堅持到現在。

說起來,他炎龍教不少強者已經在上次何天鵬的那次衝突中,大受折損,但他今日所帶之人,也都是核心長老,實力恐怖!

至於規模為何不大,也是為了避免被人察覺,畢竟他不想被太冥宗,包括其他勢力查探到。

主要是在他看來,這樣的陣容對上唐洛一個人,那就是殺雞用牛刀!

可他萬萬冇想到,眼下的境況竟會如此之慘烈!

“就算是殺你一百遍!也不足以解我心頭之恨!”

隋風華越來越近,“現在!告訴我,關於你父親的一切!”

語落,他直接將方天戟前端僅剩的一片月牙刀,架在了唐洛肩膀上。

可以說,隻要他手上微微一動,唐洛便會人頭落地!

此時的唐洛,已然有些萬念俱灰!

可就在這時,他猛地想起了一件東西!

下一秒,隻見他的手上金光一閃,一枚金色鐲子瞬間被他套在手上。

此鐲名為錦瓏鐲,是上次他跟太冥宗副總主見麵之前,老頭子讓徐瀚海帶給他的護身之寶!

意識到什麼,隋風華順勢就要出手,卻頓感一陣金光刺眼!

甚至,他還下意識後退一步,難道這小子還有殺招?

再看唐洛,周身早已被一道金芒包裹!

緊接著,金芒更是在膨脹而起,宛如一口鐘般將他罩在其中。

隋風華意識到不對,忙揮斬出手中方天戟!

可就在方天戟擊中那金芒的同時,卻被強力彈飛,隋風華更是連退數步!

這是……

隋風華眉頭一皺,早已注意到了唐洛手中的鐲子。

接著,他一手探出,隻聽‘嗖’的一聲,方天戟重新落在他的手中!

“給我破!”

隋風華大喝一聲,凝聚全身之力,猛然將方天戟當空斬下!

‘嘭!’

一聲巨響,金色銀色兩道強光交錯,轟然炸開,氣浪翻滾!

隋風華順勢被震退而去,手中滲出鮮血,體內更是血氣翻湧!

該死!這究竟是何法器?

雖然錦瓏鐲形成的金色屏障,暫時擋下了隋風華的至強一擊,但屏障之內的唐洛,卻並冇有太好受。

可是,接下來他又該如何是好?

他已然冇有足夠的實力與隋風華一戰,也很難憑這道屏障順利脫身……

不等他回過神,隻見前方一道道恐怖的方天戟揮斬出的嗜血戟影,撕裂雨幕,狂勢壓來!

又是一陣沉悶巨響,方天戟虛影就像是一顆顆炮彈轟然砸下!

就算這金色屏障能承受得住這巨大的力量,可這巨大的震盪,卻足以讓唐洛吃不消,心頭巨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