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雪的歸來,給小山村帶來些許久違的歡樂。

她也在村裡住下了,再也冇有出去。

如今外界一片繁榮,大道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都與他們無關了。

荒天聯盟的旗幟依舊屹立在整個凡界,火靈兒、慕千凝、武小鯤、木婉清被譽為五大至高。

長孫不滅、姬無淡、武江河,都已經成為巨頭,道統不絕,而且被譽為最難惹的三大巨頭,他們的傳人幾乎都有個毛病,和人打架必攻蛋,凶名赫赫。

長孫長青和陽初隱居了,與山川為友,大戰過後,隻剩下餘生的平靜和瀟灑。

……

時間就這樣一年又一年的過去。

在世界的儘頭,寂滅黑海空曠無垠,堤壩之上,也獨具煙火氣。

敖無雙在堤壩之上,建立了一座房屋,小猴子陸采靈,已經到來,陪伴著她。

敖無雙依舊揹負著整個世界在奔逃,距離李凡所處那一世,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歲月的長度。

跳大神的製造了一根魚竿,身披蓑衣,魚竿在朝著李凡所處那一世垂釣,垂釣歲月,垂釣諸天,但始終一無所獲。

雷帝和水帝已經離去了,在經曆了漫長的歲月之後,兩人結為了夫妻,算是得到了善終。

……

凡界第一百萬年的時候,坐在堤壩上的跳大神,魚竿忽然折斷腐朽。

這讓跳大神的沉思了很久很久。

他用的魚竿早已超出了光陰之外,一杆永恒,堪稱完美,深入深空彼岸,彈指遮天,可如今居然腐朽了?

神聖化作廢墟麼?

他不解。

但,他預感到,某種驚變正在朝著這一世來襲,他的魚竿最先覺察到了這種詭異。

隨後,敖無雙和跳大神,都預感到了某種不對,在遙遠的曆史長河中,他們居然看到了一道道虛影,有長生的光芒化作世界,有不可預知的神魔虛影在隕落,神墓漫天,有不死不滅的凶靈在奔逃……

但,最終一切都消亡,一切神聖,似乎都在歲月長河中被湮滅。

這麼多歲月以來,敖無雙一直揹負世界,背後時常會有連他們都看不真切的驚天駭浪,如今,卻隻有那種湮滅的力量在流轉。

十萬年後,跳大神的第二根神聖魚竿石化了,身披蓑衣的跳大神,屹立於堤壩之上,來不及反應,整個人就已經變成了一具石人。

敖無雙驚覺,奮力推動世界逃離,但他卻發現,本律的力量都在消減,彷彿神聖退潮了,他的修為居然跌到了無上級。

他再也無法推動堤壩,揹負世界逃離了。

堤壩已經無法守住,敖無雙帶著石化了的跳大神,以及陸采靈,放棄了堤壩,開始撤退逃亡。

他跨國寂滅黑海,進入了白霧凡界,他窺見了整個世界的大衰敗!

曆經無數歲月的輝煌和繁榮,天地間有無數的至強者登臨絕巔,道統如林立,高手如雲,強橫的仙道、聖道等生靈淩駕諸天……

但如今,一切都在衰退。

仙土之中,仙道氣息消減,神界內神光暗淡,無上神庭和仙庭,都挺不住了。

混沌氣在消散,連禁忌都很難再窺見。

這些歲月中產生的幾尊本律者,更是直接跌落了,連無上境界都穩不住,他們被斬落得隻剩下天帝修為。

而原本的無上,更是急劇下滑,能維持大帝級修為的,也少之又少!

世間再無無上!

“這……究竟怎麼回事?”

敖無雙心中吃驚,本律的力量都冇有依托,無上也站不住了,而且,他有預感,就算是天帝……可能都會進一步折損。

“這方世界,不會最終徹底不能誕生神聖吧?!”

敖無雙吃驚了。

他猶豫了一下,不再多管,轉身朝著花果山水簾洞而去。

當他抵達水簾洞的時候,才發現這裡好很多,水簾洞的瀑布,來自那位的一杯茶,依舊遮蔽了那種大衰退,讓他和小猴子,不再衰敗。

他把跳大神的石像,放在瀑布中沖刷,過去了許多歲月,跳大神的一雙眼睛才緩緩睜開,麵部恢複了,但是身體依舊是石化的。

“跳大神的,你能明白麼,這是怎麼回事?”

敖無雙朝著跳大神發問。

跳大神的露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道:

“大衰退……萬道歸凡,然後新生……對於舊神來說,這是大災難,但是未來,纔有了基礎……”

“小李那邊的大戰,或許已經有了結局。”

……

又過去了一萬年。

一萬年,對於凡界漫長的曆史來說,不過彈指一瞬。

但是對於世間的生靈,這是無比折磨的一萬年。

在這一萬年內,曾經的一位本律者,連天帝修為都無法維持住,道心崩塌,自爆於天地間,成就了一段悲歌。

就連大帝級修為,都成為了一種奢侈。

修煉禁忌之道的生靈,道景地開始腐朽了,那些種下的仙種、養下的神獸,無法在維持,五行都敗壞。

仙土在三千年前,正式成為了凡土,連一根仙草都無法誕生了。

神界的神光,徹底退潮,世間的生靈已經不可能在借神光而進化為神獸。

混沌氣在七千年前就不可尋了。

整個世界,就像是神聖進入了大衰退。

在退潮之中,有無數的生靈在掙紮,曾經輝煌了不止一世的無上者在悲吼,仙庭的帝主在問天,不死不滅的生靈神通被斬滅。

仙土墜落,神庭湮滅,混沌融入了平凡的大地,禁忌隻存於篇章中。

曾經無上的神龍,最終掉落進了溪流中,化作最普通的鱷魚,乃至泥鰍,驚天的異種鳳凰,墜落山林中,連百米高空都飛不上去,與野雞無益。

生靈並冇有被鎮殺,但是一切神通卻都在極具地衰減。

最終,甚至連神誌意識都難以儲存。

整個世界,徹底安靜了。

喧鬨的繁華和虛浮的神聖,終究消散。

隻剩下一片普通的大地,普通的生靈。

人族也變得弱小,失去了通天徹地的神通之後,在山洪、地震、火山等微小的災難麵前,都顯得無能為力。

……

就連凡界的過往,都無人知曉了,生靈的壽命原來越短暫,傳承斷絕,過往遺失,隻剩下些許一鱗半爪的傳說,依舊口口相傳。

……

無人知曉,宇宙的歲月上下流,邊荒乃至儘頭,都在爆炸。

從過去,直到未來。

一切的歲月和因果,都被湮滅了。

……

小山村。

南風、紫菱等,在很多歲月以前,神聖衰退的時候,就陷入了沉睡。

整個村子變得荒蕪無比,雜草瘋漲,石質建築變得灰撲撲,不再如曾經一般舉杯神聖之氣。

這裡就像是變成了一個**。

桃樹的樹葉凋零了四季,曾經的阡陌都已經荒廢。

安靜如死。

……

過去了很多歲月。

一個青年,忽然來到了村前。

他懷中抱著一隻白色的貓咪,風塵仆仆,就像是從很遠很遠的地方趕來的,走進村落,眼中帶著一抹笑意。

“起床了!”

他朝著沉睡的山村呼喚,道:

“開席了,紅燒肘子、鹵雞爪、清燉鱸魚、烤全羊、燉全牛……有想吃的冇有?報名了!”

……

全書完。

……

本書的正文部分寫完了。

這就是結局啦,2020年10月27日,更新到2022年6月23日,差不多一年零八個月啊……

心裡莫名有些空落落的,完本感言等我緩緩再發。

番外的話……也緩緩再發,估計還是得寫一些番外的,但是,追累了的兄弟姐妹們,就不用再等了。

就這樣吧,祝大家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