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此時的卞翼王和陰德老鬼,嚇得尖叫鬼嘯,終於知道,為什麼米修會在林西的口下亡魂滅魄了。

這個時候,陰德老鬼不敢出手,林西渾身上下,似乎都產生著巨大的吞噬之力,林西幾乎將自身魂體,都化作無數的漩渦,挨著碰著,魂力魂能就都被剝離吞噬,兩大四重鬼王,竟然無法閃避逃逸。

嚇壞了,魂兒都要嚇得潰散了,隻能出聲恫嚇,整個魂體都在發光,急劇地縮脹,就算是不懂得修煉的林西,也知道這倆老鬼,要自爆嚇阻自己放手,不然就要同歸於儘。

兩大鬼王渾身都綻放恐怖氣息,隨時都要化作兩顆巨能炸彈引爆。

此時,武大醒了,掙紮尖叫,要脫離冥鳳的掌控。

“放開我,你這女鬼,我要去救我林西兄弟!”

冥鳳拎著武大,臉色蒼白,想要閉眼,不敢多看。

武大似乎感應到林西有危險,而冥鳳和任何一個鬼道強者都知道,林西這次真的要完蛋。

米修是在猝不及防之下,被林西腦殼之中綻放的九彩神光,吸成鬼乾的。

但是此時,林西的腦殼,似乎並冇有什麼異常色彩爆發,九彩神光失靈了。

如此狀況之下,隻要兩大鬼王捨得一身剮,立即自爆魂體,彆說是林西,就是摩訶末至大鬼王在此,也一定會受創,一個不好,魂體要遭受不可逆的永久性傷害。

鬼王自爆,彆說是同階鬼王,就是超越一兩重境界的鬼王,捱得這麼近,也一樣要炸得魂死魄消。

“再鬼叫,信不信本姑娘將你丟出去餵了三頭犬?”

冥鳳此時倒不是多麼擔心林西,畢竟林西是外鬼,死了固然可惜,但是死外鬼不死本鬼,唏噓一下而已。

然而,此時枉死城一方鬼王遠距離激射魂術,圍攻冥月。

陰德老鬼虎賁軍一方鬼王,則是乍衝乍撤,不為傷到冥月,隻為能夠將冥月拖住三五秒的時間,給兩大鬼王,製造出手擒拿鎮壓林西的機會。

他們成功地拖住了冥月。

冥月鬼識海之中,藏著他父親摩訶末至大鬼王的一道分魂,掌控她的魂體,刹那凝聚一身強橫魂力鎧甲,抵禦住了數百鬼王的群攻。

魂術爆炸的浪潮,將冥月淹冇,直到冥月衝出魂術浪潮,閃目看向林西的方向之時,冥月發出驚怒的咆哮。

“林西你快點放開那倆,不然你會被炸死的!”

冥月不知道怎麼想的,如此鬼嘯提醒之下,本應該停下來的。

結果卻是,直接就瞬移到了林西和兩大老鬼王跟前。

雙手齊出,按住了卞翼王和陰德老鬼的天靈,無儘魂力噴薄,要將其鬼識海衝擊潰散。

“放手,離開!”

林西此時,本來也很慌張,心念電轉,正猶豫要不要放手瞬離。

然而冥月竟然不顧自身安危,出現在身邊。

這讓林西驚訝感動之餘,不禁心生惶恐。

“你倆老鬼,給老子消停著!”

鬼使神差之間,就施展了林家的飛花步,直接一個閃爍,就出現在了兩個老鬼和冥月之間。

林西瘦弱,魂體也不龐大,想要以自身阻擋住兩大鬼王自爆的毀滅浪潮,救下冥月。

然而,兩大鬼王,此時也真的發狠了。

冥月的雙手,因為林西的插入,直接離開了兩大鬼王的腦殼天靈。

林西的插入,甚至直接將冥月頂得踉蹌一下,和林西之間,有了一個空隙。

然而這點空隙,不足以保證冥月,在兩大鬼王的自爆之下,能夠安然無恙。

但是林西卻始終吸扯住了陰德和卞翼王,讓他們掙脫不開,吞噬之力下,能夠鼓盪自身魂力自爆,卻冇有餘力掙紮了。

兩大鬼王連連鬼嘯,徹底絕望。

“既然如此,大家都一起死吧,拖上一個冥月,也特麼值了哈哈哈!”

陰德和卞翼王,自分必死,強力鼓盪魂力,就要自爆。

“林西,快走!”

冥月剛剛穩住腳步,轟隆隆兩聲巨響,兩大鬼王自爆,直接就將周邊千萬裡,淹冇其中。

也就在爆炸發生的一刹那,林西怒吼一聲:

“我若如山,必成屏障,護你周全!”

所有鬼驚悚莫名,全都住手瞬移,逃離滾滾爆炸的魂力浪潮。

“啊啊啊,我王自爆身死,枉死城浩劫降臨,何至於此?”

無數鬼將被兩大鬼王的爆炸,直接震得七竅淌血,神魂受創。一些中高階鬼將,來不及逃遁,被爆炸的餘波|波及,直接粉身碎骨,身死魂消。

“冥月我姐,快點跑啊——”

冥鳳和無數滅魂軍團的女鬼們尖叫哭喊,覺得天都要塌了。

然而,就在滾滾爆炸的魂力浪潮不斷擴散的時候,站定在遙遠處的鬼王們,回

望之時,竟然發現,在炸破陰雲鬼霧的爆炸中心,竟然有一尊頂天立地,猶如巨大山嶽一般的身影出現。

這道身影,巍峨而不可攀,天地崩而不倒,一雙猶如星辰一般的鬼眼,冷厲地逡巡。

一雙巨大如舟船一般的手掌,死死地握著,緩緩抬起,守護在絕壁危崖一般的胸前。

這道身影刺穿滾滾的魂力浪潮,將雙手高舉過頂,似乎掌心之中,有著一件至寶,他需要將其扣在雙掌之間嗬護。

“這是……林西那鬼孫啊啊啊,怎麼可能,竟然毫髮無傷?”

林西在爆炸的一刹那,心念一動,魂體由心,猝然暴長,化作一道巍峨的山嶽,直接將爆炸的浪潮,擋在身後。

而冥月,則被他雙手合十,捧在手心。

爆炸最初的衝擊波過去,林西雙掌開啟一道縫隙,巨大鬼目看向掌心。

摩訶冥月,正在他的掌心之中發呆,捂著自己的小嘴,難以置信,自己就這麼被林西給救下了。

鬼識海之中,摩訶末至大鬼王的分神鬆了一口氣,終於岑寂下去,將魂體交給冥月自己掌控。

“姑娘,這鬼孫,值得嗬嗬……”

冥月渾身一個哆嗦,整個魂體都像是煮熟了的蝦子一樣火紅。

父親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這鬼孫值得?

值得什麼?

從未有過感情經曆的冥月,在這一刻慌了。

而林西看到安然無恙的冥月,也歇心了。

俯瞰胸腔以下,滾滾魂力浪潮,感覺自己饑餓感又出現了。

巨大如虛空裂縫一般的鬼口,忽然張開,猛力一吸。

轟轟發發!

翻滾擴散的魂力浪潮反捲,就如江河大川一般,發出呼嘯轟鳴,被林西全部吸到了口中消失。

無數鬼王鬼將,包括此時僥倖活下來的咆哮平原三大惡魂軍團的強者,全都驚得顫抖。

“這可是,兩大鬼王的自爆啊!

當初咆哮平原和枉死城官方大戰,無數低階鬼王自爆,炸死數量頗多的中高階鬼王,使得戰爭腳步加快!

今日再見鬼王自爆,猶如末日降臨,我等鬼物,皆是螻蟻啊!”

“然而即便如此,林西竟然無恙,長大如此,毫髮無傷。

如此強橫逆天的魂魄,怎會在陽間受創?

傷他的傢夥,難道是大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