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瑾一點也不想承認自己誇贊過蕭奕。

她現在衹想狠狠的扇自己兩巴掌。

自己才剛醒來,爲什麽要受此等煎熬!

衹見眼前這名身裹虎皮的女人正叨叨叨的說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