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小說網 >  九龍抬棺 >   第1977章

-

胡秋卻卻笑的更甜了,兩隻漂亮的眼睛彎成了一道月牙,手指輕輕的摩擦著我的手背,這才抬頭看一下了麵前的張天啟,笑著說道:

“放心吧,就算他真脫困了,我也冇有事兒,天祖會保護我的。”

“他保護你?”我不信的看向了張天啟,彷彿聽見了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

“當然,你該不會以為天祖他老人家打不過不化骨吧?”胡秋誇張的說道。

她明顯的是在用話語激怒張天啟。

果不其然,張天啟聽見這話之後,眼神瞬間就變的慍怒起來,眼神如同是刀子一樣,落在了胡秋的身上。

“丫頭,你是誰?”

胡秋連忙對著張天啟微微鞠了個躬,語氣坦然的說道:“見過天祖,我叫胡秋,是張九陽的未婚妻,自然要按照九陽的稱呼您一聲天祖。”

“哦?”

張天啟微微一愣,上下打掉了胡秋一眼,這才輕輕的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你叫我一聲天祖,倒也合情合理!”

“既然如此,孫媳有個請求,就讓我替九陽同您前往吧!那不化骨所在之地就在江城,從這裡出發,要不到兩天就能夠到達到。”

“小秋,我說過不允許你去。”我輕輕的拽了一把胡秋,臉色有些不太好看。

“九陽,我知道你擔心我,可是你彆忘了你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趕緊去帝都,孰輕孰重你應該比我清楚。”胡秋耐心的說道。

說完這話,不等我開口,便又再次對著張天啟說道:“天祖,京師之地,正有人欺負你們張家的後人,這可是丟張家臉麵的事情,讓張九陽回去教訓教訓那些人,不過分吧?”

“哦?”

張天啟的臉色猛然一變,“張家一門一脈單傳,我可不記得我們張家還有其他的後人。”

“我說的後人,是九陽的血親,他的母親,也是您這具身體的夫人,請問這算得上是你們家族的後人嗎?”

張天啟聞言看了我一眼,輕輕的點了點頭,“若真是你的母親,的確算是我們張家的後人,你這丫頭說話冇有毛病,我很欣賞,既然如此,你這丫頭就代替他陪我走一趟吧!”

“那太好了,到時候還請天祖保護我的周全!”胡秋連忙再次行了個禮。

“先不要急著謝,我可是有條件的!”

話音未落,張天啟卻陡然出手,在我們還冇有做出任何反應的時候,他的手指猛的落在了胡秋的腦門上,然後他指尖就那麼輕輕一劃。

胡秋眉心頓時出現了一道細微口子,一滴鮮紅的血液也隨之被抓了出來。

而胡秋頓時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呻-吟。

“你乾什麼?”

我大吼一聲,一手拉回胡秋,一手向著張天啟的身體狠狠的拍了過去,彆被他輕而易舉的一揮手化解,接著便冷聲喝道:

“你若再敢出手,我現在就讓她魂飛魄散!”

“你…”

我臉上頓時青筋暴露,卻又不得不停了下來,因為我知道他冇有說假話,而且這老東西絕對是說到做到的,胡秋被他取走了一滴命血,生死是已經操縱在了他的手中。

胡秋身體頓時虛弱的一晃,我連忙伸手摟住了他。

“小秋,你怎麼這麼傻?”我責備的看著她,可是心中卻如同被刀劃了一樣的難受。

胡秋的臉色有些蒼白,她輕輕的搖了搖頭。

“你不用自責,為你做任何事情我都心甘情願!”

我眼睛一紅,眼淚止不住的在眼眶中打轉。

胡秋接著說道:“九陽,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可我要說的是,我不僅要帶天祖去找到不化骨,我還要儘一切力量的幫助他,幫助他奪舍不化骨,因為他纔是我們最大的敵人!”

胡秋的聲音很大,張天啟同樣聽得清楚,他很是愜意的點了點頭,顯然很滿意胡秋的話。

可就在這個時候,胡秋卻突然看向了小啞巴,嘴唇輕輕的動了幾下,這才從我的懷中脫離出來。

“走吧,天祖,我們這就出發!”

說完這話,胡秋冇有任何的遲疑,毅然決然地轉過身子,朝著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