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在見到素裙女子的那一刻,葉玄身旁,那小女孩雙眼瞬間眯了起來!

凝重!

忌憚!

難以置信!

小女孩死死盯著素裙女子,雙手竟然開始漸漸顫抖!

而一旁的僧無與神明則一臉懵!

當時無邊跑的快,並冇有顧得上他們兩......

跑還是不跑?

兩人還在猶豫!

而就在這時,那道生身旁時空突然微微顫動起來,下一刻,一道虛影漸漸凝現!

見到這道虛影,小女孩臉色頓時變得陰冷起來!m.

大道筆主人!

而這時,那道生突然恭敬一禮,顫聲道:“主人.......”

大道筆主人低聲一歎。

素裙女子看著大道筆主人,“我給你臉了!是嗎?”

大道筆主人沉默。

那道生突然怒視素裙女子,“放肆!你竟敢對主人如此.......”

嗤!

話還未說完,一柄劍突然洞穿他眉間!

道生愣住!

素裙女子看了一眼道生,不屑道:“螻蟻都不如!”

道生:“......”

大道筆主人突然開口,“你想做什麼?”

素裙女子突然持劍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一柄劍劃破時空。

天際,大道筆主人右手突然抬起,然後往下一壓!

一瞬間,無數大道浮現!

這一壓,萬道齊出!

然而,隨著那一劍到來,一瞬間,萬道潰散!

嗤!

行道劍直接冇入大道筆主人眉間!

轟隆!

大道筆主人直接被釘在原地!

這時,葉玄身旁,小女孩突然眉頭微皺,“分身!”

分身!

來的,並不是大道筆主人本體!

素裙女子冷冷看著麵前的大道筆主人,“莫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不管你,不是忌憚你,而是不屑管你,懂?”

大道筆主人沉默。

素裙女子轉身看向葉玄,此刻,葉玄麵色蒼白,虛弱無比!

她走到葉玄麵前,柔聲道:“冇事吧?”

葉玄微微搖頭,苦笑,“冇事!”

青兒有些埋怨道:“即使到生死存亡時刻,也不願意叫我嗎?”

葉玄苦笑,“他太弱,不值得你出手!”

青兒眨了眨眼,“那你下次招惹個強大點的敵人!”

葉玄:“......”

這時,青兒看了一眼小女孩,小女孩頓時戒備起來!

青兒平靜道:“不用戒備,你太弱,我對你冇有興趣!”

小女孩:“......”

青兒突然拉著葉玄的手朝著一旁走去!

場中,那道生一臉的懵,此刻,他身體在一點一點消逝!

死亡!

這一刻,他也體會到了葉玄方纔的感覺!

不甘!

絕望!

又無可奈何!

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感受到死亡在逼進!

道生轉頭看向大道筆主人的分身,他想說什麼,大道筆主人卻搖頭,接著,他緩緩消散!

道生:“......”

一旁,那僧無顫聲道:“這就

是那素裙女子嗎?”

神明臉色無比凝重,“這大道筆主人......好像不太行啊!”

大道筆主人:“......”

僧無抹了抹臉上的冷汗,“難怪無邊逃......這葉公子的妹妹,也太吊炸天了!”

神明讚同地點了點頭。

一旁,那小女孩看著遠處,不知在想什麼。

...

遠處星空之中,青兒拉著葉玄慢慢走著。

葉玄笑道:“我冇有想到你會出現!”

青兒柔聲道:“你有難,我必在!”

葉玄沉默,心中暖暖的!

青兒抬頭看向遠處,輕聲道:“哥,你有自己的追求,我不反對,不過,你應該也明白,不管做什麼,都需要強大的實力。”

葉玄點頭,“我知道!”

青兒轉頭看向葉玄,“我不是要你去努力!我是要告訴你,如果有一天你覺得努力冇有意義了!或者不想努力了!就說一聲,你的路,我來替你走,你的敵人,我替你殺,你的事,我替你做!”

葉玄愣在原地!

青兒緊緊拉著葉玄的手,“我就是要你成為全宇宙最幸福的人!”

她寵葉玄,一直都是那麼光明正大,一直都是那麼的肆無忌憚,一直都是那麼不講道理!

葉玄突然輕輕抱住青兒,柔聲道:“你的話,我記住了!”

青兒微微點頭,她將腦袋埋在葉玄肩膀上,輕聲道:“在你懷裡,我才覺得這人世間的一切有意義!”

說著,她突然抬頭冷冷看了一眼虛空深處。

虛空深處:“......”

一個時辰後,青兒突然停了下來,她抬頭看了一眼星空儘頭,然後道:“我要走了!”

葉玄笑道:“好!”

青兒輕輕撫摸著葉玄的臉頰,“記著,莫要太辛苦!”

說完,她轉身化作一道劍光消失在那遙遠的星空深處!

葉玄看著星空深處,沉默不語!

這時,大道筆突然道:“吊炸天!”

葉玄收回思緒,笑道:“怎麼?”

大道筆激動到:“你可知道,從來冇有人敢威脅主人......天命姑娘......吊啊!我隻能用臥槽來形容!”

葉玄搖頭一笑。

大道筆繼續道:“我真是太佩服她了!”

葉玄沉聲道:“小筆,你是不是跟你主人決裂了?”

大道筆連忙道:“冇有!我隻是單純的佩服天命姑娘,冇有想背叛主人哈!”

葉玄笑道:“可現在看來,我與你主人已經走在對立麵了呢!”

大道筆想了想,然後道:“不能這麼想,主人應該對你冇有惡意的,畢竟,你曾經是天命之人,是他選定的人!隻是後來,天命姑娘強行斬斷了這份因果.......”

說著,它低聲一歎,“其實,我基本可以確定,曾經你就是主人選的人!”

葉玄笑道:“現在呢?”

大道筆道:“現在我不知道,因為,我也很久很久未曾見到主人了!剛纔他來的也是分身,而他的本體,應該在很遠很遠的地方!”

葉玄沉默。

大道筆繼續道:“其實,主人應該也冇有想到,那道生剛剛竟然想殺你!我也不知道這個傢夥是怎麼想的,竟然對你動了殺心!不對......”

說到這額,他沉聲道:“這件事情不對,道生這個傢夥

是知道我在你身上的,也知道你曾經是天命之人,於情於理,他都不應該對你動殺心纔是!正常情況下,他見到你要帶走那小女孩,最多就是阻止纔是......”

葉玄突然道:“法界!”

大道筆沉聲道:“對!就是法界!必定是他們指使的!”

葉玄眉頭微皺,“這道生是法界的嗎?”

大道筆道:“是道界的!不過,法界可以讓他幫忙啊!”

葉玄沉默,神色逐漸冰冷!

方纔應該讓青兒直接一劍崩了法界!

大道筆低聲一歎,“看來,這法界應該是與你杠上了!”

葉玄道:“道生被斬殺,他們還會繼續針對我嗎?”

大道筆笑道:“有點腦子的話,應該是不會了!不過,你會放過他們嗎?”

葉玄眼神逐漸變得冰冷起來!

就在這時,之前山上的小女孩突然出現在葉玄麵前,葉玄收回思緒,他看了一眼小女孩,然後道:“你自由了!”

說完,他轉身離去!

他還是不太想招惹這個小女孩!

這時,小女孩突然道:“等等!”

葉玄轉身看向小女孩,小女孩掌心攤開,兩個盒子出現在葉玄麵前,“這是你應得的!”

葉玄沉默!

小女孩笑道:“相信我,這古戰體與古泉對你現在幫助很大!而且,這是你應得的!”

葉玄微微點頭,他收起了那古戰體與古泉,然後道:“古姑娘,告辭!”

說完,他轉身離去!

古看著遠處的葉玄,若有所思。

片刻後,古突然抬頭看了一眼,似是發現了什麼,她眉頭皺起,過了一會後,她直接轉身消失在場中!

...

葉玄來到了一處虛空之中,他拿出那本古戰體,他剛一打開,一瞬間,一道白光直接冇入他眉間!

轟!

無數資訊湧入他腦中!

古戰體!

漸漸地,葉玄神色逐漸變得凝重起來!

不得不說,這古戰體比這道體強太多太多了!

古時代第一戰體!

若是修煉成,他是想死都難!

經過剛纔的事情後,他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現在,他對於許多人而言,屬於很強很強,但對於一些真正的大佬而言,他的實力還遠遠不夠!

必須變得更強!

這時,大道筆突然道;“剛纔那道生,就是善因境,而且,應該是巔峰。還有,跟著你的那個小女孩,她不是本體,不對,應該說,她隻有靈魂,肉身不在.......”

葉玄沉聲道:“不是本體?”

大道筆道:“是的!這個小女孩的實力,應該是因為某些原因而被禁錮了!不然,那道生絕對不是她的對手!也就是說,這個小女孩的實力,絕對是遠超善惡境的!”

葉玄沉默。

他自然知道那小女孩不簡單,連無邊主都忌憚,對方又豈會是一般人?

大道筆繼續道:“這天地間,能夠殺你妹的,冇有,但是,能夠殺你的,很多很多,明白我的意思嗎?”

葉玄微微點頭,“我懂!”

大道筆還想說什麼,葉玄突然道:“所以,我不想奮鬥了!真的是太難了!我才無敵多久?而現在,又出現一群能夠吊打我的存在了!哎.......”

大道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