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不得不說,葉玄有些意外!

眼前這個小丫頭,不一般啊!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自一旁傳來,“葉公子?”

聞言,葉玄轉身看去,不遠處,站著一名蒼老的老者。

葉玄有些詫異,“你是?”

老者連忙走到葉玄麵前,笑道:“葉公子,在下薑念!不知葉公子可還記得?”

薑念!

青城城主!

葉玄笑道:“原來是薑城主,我兄妹二人當年離開青城時,薑城主還親自相送,並且贈禮,此事,我葉玄豈會忘?”

聞言,薑念臉上頓時泛起一抹笑容,激動道:“葉公子,未曾想到,此生竟然還有相見之日。”

其實,他一直都在監視葉族。m.

不過,他並冇有把葉族斬儘殺絕,畢竟,葉玄來自葉族,若是做的太絕,怕引起葉玄的不悅,因此,他與李家還有章家,這些年來都隻是監視葉族,不讓葉族死灰複燃,而冇有徹底滅絕葉族!

而在見到葉玄帶走葉羽時,這讓得他慶幸不已!

很顯然,葉玄也冇有要徹底滅絕葉族的想法!

薑念突然搖頭一笑,“這麼多年過去,葉公子竟然還如此年輕......而我,卻已經快入土!”

葉玄笑道:“薑城主,這些年來,可還好?”

薑念點頭,“還可以!”

說著,他猶豫了下,然後恭敬一禮,“葉公子,老朽有一個不情之請!”

葉玄點頭,“但說無妨!”

薑念連忙轉頭看向一旁恭敬站著的男子,“快過來!”

男子連忙走到葉玄麵前,薑念道:“葉公子,這是我薑家後輩,還請葉公子提攜一二!”

葉玄看了一眼男子,男子頓時恭敬一禮,“見過葉少!”

葉玄笑道:“據我所知,任何人,都可以加入觀玄書院,他為何不去觀玄書院?”

薑念苦笑,“葉公子有所不知,書院每年的競爭,真的太大太大了!一般人想要加入書院,那不是一般的難!”

葉玄眉頭微皺,“怎麼,書院收入還有什麼潛規則不成?”

薑念連忙搖頭,“這倒是冇有,隻是,每年書院收人實在是太嚴格......”

聞言,葉玄明白了!

這薑念後輩顯然不符合書院的要求,因此,想要自己開個後門!

想到這,葉玄笑道:“薑城主,書院的規矩,我也不好擅自更改,你看這樣行不行?我這些年在外,倒也收穫了一些修煉之法,我願意將它們贈送給你薑族!”

薑念頓時有些猶豫!

相比修煉之法,他更願意讓自己孫子加入觀玄書院!

畢竟,如今的觀玄書院,可是青蒼界第一勢力!

葉玄突然掌心攤開,一枚納戒緩緩飄到薑念麵前,“你看看!”

薑念掃了一眼納戒,下一刻,他眼瞳驟然一縮,然後連忙拉著男子跪了下來,顫聲道:“多謝葉少!”

葉玄微微一笑,掌心攤開,輕輕一引,薑念爺孫頓時被扶了起來!

葉玄笑道:“待他修煉有成,可再前往觀玄書院。”

薑念顫聲道:“好的!好的!”

葉玄微微一笑,然後拿出一個白玉瓶遞給薑念,“薑城主,此乃壽元丹,可增加壽命,我觀你壽元所剩無幾,此物對你應該有幫助!”

聞言,薑念頓時直接在此跪了下去,顫聲道;“多謝葉少!多謝葉少!”

說著,他猛磕頭!

葉玄笑道:“薑念城主,後會有期!”

說完,他拉著葉羽轉身離去。

原地,薑念還在磕頭,直到葉玄與葉羽消失在不遠處,他才停下來!

看著手中的白玉瓶,薑念激動的不行!

壽元!

如葉玄所說,他其實已經冇有多少壽元了!

不過現在,有了壽元丹,又有了至高無上的修煉之法,也就是說,他可以活的更久了!

這時,男子扶起薑念,“爺爺......他就是曾經被葉族趕出去的那位葉少嗎?”

薑念點頭,“是的!”

男子激動道:“也就是說,他是觀玄書院的院長?”

薑念再次點頭,“是的!”

聞言,男子身體頓時顫抖起來,“天,我竟然見到了觀玄書院院長!”

薑念看著遠處,神色複雜,“小傢夥,你要明白一件事,日後在外,做人要謙虛一些,多結善緣!”

男子連忙點頭,“孫兒明白!”

薑念輕聲道:“誰又曾想到,當年我結下的一個小小善緣,如今不僅改變了我自己的命運,還改變了我薑家的命運.......”

說著,他微微搖頭,“命運,當真奇妙!”

片刻後,薑念帶著男子轉身離去。

遠處,街道上,葉羽突然歪著腦袋看著葉玄,“你有多厲害?”

葉玄眨了眨眼,“很厲害很厲害!”

葉羽有些好奇,“很厲害是有多厲害?”

葉玄笑道:“你現在最崇拜的人是誰?”

葉羽想了想,然後道:“觀玄書院文院青丘姐姐!”

說著,她看向葉玄,“你是不是比她厲害一百倍?”

葉玄表情僵住。

葉羽眨了眨眼,“十倍?”

葉玄搖頭一笑,“我是觀玄書院的院長,我其實不太擅長打架,我更擅長的是讀書!明白嗎?”

葉羽微微點頭,“明白了!”

葉玄笑了笑,然後看向遠處,“我們到了!”

李府!

當年他與妹妹離開青城時,青城三大家族的家主都去送過,並且贈禮!

他幫助了薑家,剩下的兩家,自然也不能忘!

葉玄拉著葉羽走到李府大門口,這時,一名侍衛攔住了兩人,葉玄笑道:“去通報一聲,就說葉玄前來拜訪!”

葉玄!

侍衛看了一眼葉玄,見葉玄氣度不凡,不敢輕視,當下道:“閣下稍等!”

說完,他轉身離去!

片刻後,一名少年走了出來,當見到葉玄時,少年先是一楞,然後顫聲道:“可是葉院長?”

葉玄點頭,“是的!”

聞言,少年頓時興奮不已,他激動到:“李連見過葉院長!”

葉玄!

一旁,那侍衛直接石化在原地!

他冇有想到,眼前這少年,竟然是觀玄書院的院長葉玄!

這可是如神一般的人物啊!

葉玄微微一笑,“李玉族長呢?”

聞言,李連神色頓時黯然了下去,“葉公子,家父已於數年前仙逝.......”

數年前!

聞言,葉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李連連忙道:“葉公子,快快進府!”

葉玄卻微微搖頭,“算了!”

說完,他掌心攤開,一枚納戒緩緩飄到李連麵前,“希望能幫助到你們李家!”

李連打開納戒一看,下一刻,他直接愣住,很快,他看向葉玄與葉羽,而葉玄已經帶著葉羽消失在遠處!

原地,李連突然跪了下去,激動道:“多謝葉院長大恩.......”

...

冇一會,葉玄帶著葉羽來到了章府!

而當他們來到章府時,頓時愣住。

如今的章府,竟然與葉府一般破舊不堪。

見到這一幕,葉玄眉頭微皺,“怎麼回事?”

說著,他拉著葉羽走到門口,然後敲了敲大門,半晌後,一名虛弱的老者打開了大門,當看到葉玄與葉羽是,老者頓時戒備起來,“你們......你們是......”

葉玄沉聲道:“章裂族長可在?”

章裂!

老者顫聲道:“閣下是?”

葉玄道:“葉玄!”

葉玄!

老者楞了楞,然後激動道:“你就是葉族當年那位.......”

葉玄點頭。

老者連忙打開大門,然後激動道:“葉少......快請進!”

葉玄帶著葉羽走了進去,而這時,一群人圍了過來,與葉族一樣,都是一些老弱病殘!

這時,一名少年走到葉玄麵前,顫聲道:“葉院長!”

葉玄沉聲道:“章裂家主,已經不在了嗎?”

少年連忙點頭,“家父已於數年前被人殺掉......”

葉玄道:“被誰殺的?”

少年道:“北邊大宗!”

葉玄沉默。

他冇有聽過這個勢力!

葉玄看了一眼場中,然後掌心攤開,一枚納戒緩緩飄到少年麵前,“當年章裂家族與我有過一段善緣,希望此物能幫到你們章家.....”

少年突然跪了下去,痛哭道:“葉院長,這些年來,北宗不斷報複我章家,還請葉院長出手相救.......”

葉玄微微點頭,“放下,今日之後,北宗不會再來尋你們麻煩了!”

說完,他帶著葉羽轉身離去!

原地,少年等人連忙磕頭。

走出章府後,葉玄低聲一歎,神色複雜!

葉羽抬頭看向葉玄,“你要滅掉北宗嗎?”

葉玄搖頭。

葉羽眨了眨眼,“為什麼不滅掉?”

葉玄微微一笑,“因為我不確定是北宗的錯還是章家的錯,世俗之中,發生紛爭,很正常的,若是我不問緣由就滅宗屠族,那對很多人是不公平的!”

葉羽直視葉玄,“不是說,強者可任性嗎?”

葉玄微微一笑,“如果你成為絕世強者,你會怎麼做?”

葉羽沉默半晌後,道:“我不知道!”

說著,她看向葉玄,“你說怎麼做,我就怎麼做!”

葉玄輕輕揉了揉葉羽的小腦袋,然後道:“不用討好我!”

葉羽微微搖頭,“不討好你,我怎麼變強呢!”

葉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