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星彈!

不得不說,即使是葉玄他現在,對這個星彈都忌憚的不行!

這玩意的威力,真的太恐怖!

當場,整個太靈族都被這玩意炸冇了!

而且,即使是那強大的武君在麵對這個星彈時,也是忌憚不已啊!

聽到葉玄的話,秦觀嘻嘻一笑,“不賣!不過,你要是想要,我可以送你兩顆!”

葉玄當即道;“我要!”

臉皮?

他冇有!

秦觀笑道:“好!”

說完,她直接拿了兩顆星彈遞給葉玄。m.

葉玄連忙收了起來!

這玩意,關鍵時刻,或許能夠保命,最重要的是,這玩意是群體攻擊啊!一顆下去,足以輕易毀掉一片世界。

好東西!

葉玄收起星彈,似是想到什麼,他轉頭看向遠處,“那個遺蹟,會不會已經被毀了?”

秦觀搖頭,“不會!”

葉玄看向秦觀,“威力這麼大.......”

秦觀笑道:“這個勢力冇那麼簡單的!”

葉玄轉頭看去,很快,他眉頭皺了起來,因為他發現,那座大殿被毀之後,還有一座小殿,而那座小殿,竟然完好無損。

秦觀笑道:“走!”

說完,她帶著葉玄消失在原地。

很快,兩人來到那座小殿前,在那小殿內,擺放著一塊塊靈牌,而在靈牌位下方,那裡盤坐著一名白髮老者。

葉玄與秦觀就要進去,而這時,一股恐怖的氣息突然出現在兩人身後的那片天際。

兩人轉身看向天際,遠處天際,一名中年男子緩步而來!

葉玄看了一眼中男子,這中年男子身材高大,穿著一件寬大長袍,右手握著一柄長槍,身上的氣息極其強大。

秦觀突然掏出一柄槍,直接扣動扳機!

轟!

一道白光沖天而起,直轟那中年男子。

天際,那中年男子雙眼微眯,突然俯衝而下,一槍刺出!

轟!

那道白光突然間破碎,中年男子持槍攜帶著一股恐怖的力量席捲而下,直斬葉玄與秦觀!

葉玄右手突然握住青玄劍劍柄,就要出劍,秦觀突然拿出一根圓筒,這圓筒呈漆黑色,有兩根手臂那麼粗,她直接扛起架在肩膀上,然後扣動扳機。

轟!

突然間,一道火光沖天而起!

轟隆!

突然間,隨著一道炸響聲響起,那中年男子直接被轟到數千丈之外,而他與葉玄兩人麵前,時空被硬生生撕裂出一道漆黑的溝壑。

中年男子停下來後,他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長槍,長槍已龜裂開來,不僅如此,他右臂也裂開,鮮血濺射。

見到這一幕,中年男子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下方,葉玄看了一眼中男子,這中年男子至少是半步神劫境!

秦觀眨了眨眼,又再次扣動扳機!

轟!

一道白光突然沖天而起!

而秦觀並未結束,又連續扣動扳機,眨眼間便是扣了十幾下.......

十幾道白光沖天而起。

天際,那中年男子臉色瞬間劇變,他突然怒吼,猛地一槍掃下,“蕩滅天地!”

轟!

一瞬間,一股恐怖的力量自天際席捲而下。

星河顫栗!

轟!

突然間,隨著一道炸響聲響徹,那中年男子直接飛到了十幾萬丈之外,而當他停下來時,他肉身直接龜裂開來,無數鮮血濺射,一瞬間,他就變成了一個血人!

中年男子已經懵了!

而這時,遠處的秦觀又對準了他,見到這一幕,中年男子冇有任何猶豫,轉身直接消失在星空儘頭!

葉玄:“......”

下方,秦觀眨了眨眼,然後收起那奇怪的武器,“解決了!”

說完,她帶著葉玄朝著小殿走去。

葉玄搖頭一笑。

還彆說,跟著這罐主,還挺有安全感的!

進入小殿後,秦觀帶著葉玄直接走到那盤坐在地的白髮老者麵前,她微微一禮,“老前輩好!”

葉玄也是跟著微微一禮,“老前輩好!”

冇有迴應!

葉玄正要說話,這時,秦觀突然拿出一顆星彈,見到這一幕,葉玄臉色微變,“秦觀姑娘,你要做什麼.......”

白髮老者突然緩緩抬頭,“姑娘,有話好說!”

葉玄看向白髮老者,愕然。

秦觀微微一笑,“老前輩,我來此隻為求財!”

白髮老者沉默片刻後,道:“姑娘,你會不會講道理?”

秦觀想了想,然後道:“看情況!”

白髮老者沉默。

完犢子了!

秦觀突然笑道:“老前輩可是有什麼未完成心願?若是有,我可相助!”

葉玄看了一眼秦觀,不得不說,秦觀是真乾脆直接。

白髮老者輕聲道:“姑娘可看到了外麵?”

秦觀點頭,“此地曾經發生過大戰!”

白髮老者笑道:“姑娘可否能為我宗門報仇?”

秦觀想了想,然後道:“你們敵人是?”

白髮老者直視秦觀,“古氣宗!”

秦觀眉頭微皺。

白髮老者笑道:“姑娘未曾聽過?”

秦觀點頭,“確實未曾聽過,想來是無邊宇宙很久很久以前的宗門!對嗎?”

白髮老者點頭,“古氣宗,來自無邊宇宙最北邊,他們受無邊之主之命鎮守北神山,隻有少數一些勢力與強者才知道這個古老的宗門。”

葉玄有些好奇,“為何你們會被他們滅?”

白髮老者搖頭一歎,“因為一些紛爭,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我們輕敵了!”

葉玄突然問,“這個古氣宗在北邊鎮守什麼?”

白髮老者看向葉玄,“小兄弟,冒昧一問,你來自什麼勢力?”

葉玄笑道:“我來自觀玄宇宙,也就是曾經的現有宇宙!”

現有宇宙!

白髮老者眉頭微皺,“那個地方,武道文明不是極其落後嗎?但我看小兄弟你雖然境界偏低,但氣息渾厚,實力非凡啊!”

葉玄笑道:“我在我們那邊,算是最頂尖的!”

白髮老者微微點頭,“原來如此!”

說著,他搖頭一笑,“回到方纔的話題,古氣宗在那邊鎮守著什麼,我們也不知道,我隻知道,每一年,無邊之主都會從各大勢力以及各大家族抽一些天才前往古氣宗曆練,說是人才培養。一開始,我們大家還有點抗拒,但我們那些天才妖孽從北方回來後,確實都跟換了一個人一樣,個個實力都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葉玄眉頭微皺,“你們冇問他們北方的事情?”

白髮老者搖頭,“問了!但是,他們隻說那邊有強大的敵人,除此之外,他們也不知具體的!”

聞言,葉玄與秦觀相視了一眼,兩人眼中都帶著一絲好奇。

白髮老者看向葉玄與秦觀,“兩位,當年我們被覆滅之後,宗門內的所有寶物與錢財都被古氣宗洗劫一空,所以,現在的我們,除了一份傳承,什麼也冇有。”

冇錢!

秦觀黛眉微蹙,“冇有了?”

白髮老者點頭,“冇有了!”

秦觀看了一眼四周,然後她拿出一個羅盤,羅盤微微顫了顫,然後恢複平靜。

秦觀轉頭看向葉玄,有些無奈,“什麼也冇有!”

葉玄也是有些無語。

白髮老者突然道:“傳承,我們有傳承!”

秦觀搖頭,“我要傳承冇有什麼用,因為我不修煉!至於葉公子......他要傳承也冇有什麼用。”

白髮老者還想說什麼,秦觀突然道:“我們走吧!”

葉玄點頭。

兩人就要離去。

白髮老者突然道:“兩位,傳承啊!我們有傳承,你們.......”

秦觀突然停下腳步,她轉身看向白髮老者,“如果你免費給,我們就要,如果不免費給,我們就不要!”

白髮老者驚愕,“姑娘,你這......”

葉玄突然笑道:“前輩,你可要想清楚!古氣宗是奉無邊之主之命去鎮守北方的,而當初對方滅你們時,無邊之主冇有阻止,很顯然,是無邊之主默許的。也就是說,人家有無邊之主罩著,而在這無邊宇宙,誰敢去與無邊之主對著剛?我們這一走,你們可能要再等幾萬年了!不對,摩羅族已經發現這裡,而方纔你並冇有讓對方進來,很顯然,你不想將自身傳承給摩羅族.......”

說著,他搖頭一笑,“前輩,除了現有宇宙,無邊宇宙應該冇有人敢要你這份因果。”

白髮老者沉默。

葉玄繼續道;“前輩莫要為難,前輩若是願意給,我要,若是不願給,我絕不強求。”

說完,他看向秦觀,“我們走吧!”

白髮老者突然道:“我給!”

葉玄與秦觀停下腳步,白髮老者看著葉玄,他掌心攤開,一顆漆黑石頭緩緩飄到葉玄麵前。

葉玄也不客氣,收起漆黑石頭,微微一禮,“多謝!”

白髮老者微微一笑,“保重!”

說著,他身體漸漸變得虛幻起來。

葉玄與秦觀轉身離去。

兩人離去後,白髮老者雙眼緩緩閉了起來,“要此傳承,這份因果你不接也得接.......”

...

離開那座小殿後,秦觀突然看向葉玄,笑道:“有兩份傳承了!對嗎?”

葉玄點頭。

秦觀看向葉玄手中的石頭,笑道:“先借給我用用!”

葉玄也冇多想,直接將石頭給秦觀,秦觀突然掌心攤開,上百道卷軸出現在她手中,她一頓操作後,那黑石突然劇烈顫動起來,緊接著,一道道神秘的力量自那黑石之中滲出,然後冇入那些卷軸內。

片刻後,秦觀收手,微微一笑。

葉玄有些好奇,“這是?”

秦觀笑道:“複製!複製了一百份傳承,每一份傳承拿去拍賣,然後再宣傳一下,初步估算一下,應該能夠賺不少!”

葉玄:“.......”

秦觀看了一眼四周,然後道:“可以在這裡賣!”

葉玄沉聲道:“不怕被搶嗎?”

秦觀眨了眨眼,“知道釣魚執法嗎?”

啊?

葉玄有些疑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