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昏暗的山洞中,閃爍著玄虛觀刀鞘寶珠上的光芒,整條山洞在光芒中影影綽綽。萬林搶過爺爺手中的匕首,催發出一股陰寒的真氣,刀鞘的寶珠上立即發出了一股白茫茫的光澤。

萬林他舉著匕首又快步向小花和成儒、風刀身邊跑去。小和尚看到萬林向前跑去,他提著槍也要跟上去,老人一把抓住這小子的手臂說道:“這裡到處是毒蛇,你跟著我,前麵有你萬師哥就夠了!”

就在這時,匕首發出的白光中,一堵黑漆漆的洞壁擋在前麵山洞中,走在前麵的小花突然停了下來。

小花眼中冒光的看著前麵突然出現的兩個洞口,它隨即揚起腦袋使勁吸了幾下鼻子,跟著就斜著向右前方山洞跑去,一陣簌簌簌簌的聲音同時從右側山洞中傳出。

萬林看到小花的動作趕緊跟了上去,他聽到右側山洞中隱隱傳來的簌簌聲,低聲說道:“前麵山洞分彆通向不同方向,小花跑去的右側山洞,就應該是蛇群退去的山洞。爺爺,你們趕緊跟上來,前麵應該有很多毒蛇。”

說著,他猛地加大功力,手中的匕首也跟著發出了一股耀眼的白光,他加快腳步向小花身後追去。

寬敞的山洞在拐向右側後,山洞突然變得狹窄、低矮,漆黑的洞壁上伸出著一塊塊菱角分明的岩石,洞底也不時豎起一塊塊黑色的岩石,洞內潮濕的空氣中,充斥著一股濃烈的腥臭味道。

萬林跟著小花走進右側山洞,他聞到這股濃烈的氣味,皺著眉頭低聲說道:“山洞狹窄、崎嶇,你們都小心點。”

他話音未落,萬家老人已經帶著小和尚和靈玉鑽進右側山洞,他藉著萬林手中匕首發出的白光,凝神打量著山洞說道:“林兒,你和小花也小心點,這裡應該就是那些毒蛇聚集的蛇窟!”

說著,老人又看著正舉槍要鑽進側麵山洞的風刀和成儒,低聲吩咐道:“小成、小風,山洞內不會再有活著的歹徒了,你們不要這麼緊張。我和林兒走在前麵驅趕毒蛇,你們倆帶著靈玉和淨恒跟在我們身後,不要遠離我們手中的白光。”

老人隨即看著站在身邊的靈玉說道:“前麵這條山洞腥臭難聞,相當於山間的瘴氣,你把蛇寶丸取出來,給大家一人一粒含在舌下,防止中毒。”

靈玉答應了一聲,趕緊從隨身的小挎包中取出一個暗紅色的小葫蘆,她取出幾粒藥丸分彆遞給身邊幾人,叮囑他們將藥丸含在舌根下,隨即自己也將一粒藥丸塞進嘴中。

一股清涼的氣息隨即從幾人嘴中升起,小和尚搖搖腦袋說道:“這……這蛇寶丸真……真棒!剛……才,這臭味熏得我都……都暈了,現在我……我的腦袋清醒啦。”

這時,靈玉剛要將藥葫蘆收起,小花突然嗅著鼻子從前麵跑來。小花竄到靈玉肩頭,低頭使勁嗅著靈玉手中的藥葫蘆,身後大尾巴揚起親熱的拂動著靈玉的頭髮。

周圍幾人看到小花巴結靈玉的樣子全笑了,小和尚伸手將小花抱起說道:“靈……靈玉,給……給我們小花也……也吃一粒,這裡的氣味太……太臭,彆……彆讓小花中毒嘍。”

這時,萬家老人看著小和尚笑著說道:“我們小花可是百毒不侵,它隻是聞到蛇寶丸的香氣,知道這是難得一見的寶貝。嘿嘿,要說辨彆寶物,我們小花可是天下一流啊。”他跟著看著靈玉吩咐道:“靈玉,拿一粒給小花吃下吧,藥中的蛇寶對它也極有好處。”

靈玉趕緊又從藥葫蘆中倒出一粒香魔丸,還冇等她將藥丸舉起,小花的腦袋已經伸了過來,它咧著大嘴一口將靈玉手中的藥丸吃進嘴中。

它隨即搖著尾巴興奮的從小和尚懷中竄出,直接竄到萬林的肩上,身後的大尾巴還使勁的搖著。

老人看著小花興奮的樣子笑罵道:“臭小子,我們走,大家都小心點!”話音中,老人右手揚起,猛地向前麵狹窄的山洞中揮去。

一股冰冷的寒氣,“呼”的一聲從老人右掌上擊出。狹窄的山洞深處,立即響起了一片簌簌簌簌的聲響,前麵不遠處的岩石側麵,同時飛出了幾條細長的蛇影,直奔山洞深處飛去。

老人低沉的聲音中,小花聞聲就從萬林肩頭躥下,不緊不慢的向右側山洞跑去。萬林身上也同時湧出一股冰冷的寒氣,舉起的左手刀鞘上跟著湧出一道耀眼的白光,他大步向山洞深處走去。

狹窄的山洞中,萬家老人靜靜跟在萬林身後,身上已經湧出了一股股冰寒的真氣,狹窄的山洞中,萬林和老人身上發出的寒氣陰冷刺骨,讓人不寒而栗。

跟在老人身後的成儒和風刀,趕緊伸手分彆攥住了靈玉和小和尚的手,兩人同時逼出真氣向小師妹和小和尚的體內逼去,防止他們在萬林和老人逼出的陰冷寒氣中受到傷害。

他們兩人都清楚,靈玉和小和尚的功力尚淺,在這麼狹窄的山洞中,他們身上的功力還不足以抵禦這麼陰冷的真氣。

狹窄的山洞在山體中左曲右拐,斜著向山體底部延伸。萬林手中匕首發出的白光和老人不時揮出的陰寒掌力中,前麵的山洞中正傳來一陣陣簌簌的毒蛇爬行聲。

走在最前麵的萬林和小花,已經影影綽綽的看到一條條細長的毒蛇,正從岩縫和洞底的岩石下鑽出,在萬林匕首發出的白光中,正扭曲著身子,飛快的向前麵漆黑的山洞鑽去。

山洞中的腥臭味道越來越濃。萬林幾人順著狹窄的山洞走出了三四公裡,跟在萬林身後的老人,看著前麵已經有些暗淡的光芒,他伸手抓住萬林身後的揹簍說道:“林兒,把匕首給我,你歇會兒。”

老人說著,從狹窄的洞壁下一步跨到萬林身前,他伸手搶過了萬林手中的匕首,一股徹骨的寒氣中,已經有些昏暗的山洞中頓時又被一片白光籠罩,前麵的山洞突然變得寬敞,可一塊塊岩石像是刀子般,橫七豎八的從洞底鑽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