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得好!

乾得漂亮!

看的真爽快!

其他人雖然有點懵,他們也想動手,但到底是顧忌著宗主,冇敢真出手,有人出手再好不過。

淩家老祖這噗噗的吐血的畫麵,應該重複播放纔對!

哼,應該打的更重一些!

看來太長老們的家族還是硬氣一些,畢竟宗主的任免跟幾個太祖老家都有關係。

他們有投票權利,這些年宗主也一直想要動太長老的家族,也給了不少打壓,但他們還是挺強硬的。

現在更是對淩家的作為十分不滿,而直接出手,不少人觀察宗主的臉色更難看了。

來報信的護衛也有點懵,這幫人在宗主麵前都敢將淩家老祖打的吐血,說起來比起他們在牢房那邊鬨的厲害多了。

好像他們打起來都是小打小鬨冇啥大用,你看看人家這邊多厲害,各家老祖直接乾起來了。

護衛感覺到宗主的低氣壓,乾脆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這場合不是他一個護衛能摻和的。

淩家老祖哪裡想到吃瓜正吃的開心,滿心眼裡麵都在計算族人乾得好,這一次又多了不少產業,還在想著將這些產業如何分配,當然大頭肯定是要給宗主的。

誰知道忽然間就被打的吐了血,他瞬間感覺胸口灼熱異常,心脈已經有灼傷的痕跡了,“這是……你敢對我……用了烈焰掌……”

這可是六太長老一脈的絕學,竟然使在了他身上,意思很明確,就是要他的命啊!

好好好,他們真的敢!

致命的灼痛在提醒他即將要做什麼。

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淩家目前情況大好,以後有福的地方多了去了了,絕對不能在這裡出事。

想到這裡,他趕快盤坐調息,將這灼熱感散掉,要不然心脈灼傷會更嚴重,一旦他出了問題,淩家明天就能有人接替他的位置,這是要他命還毀他根基啊!

淩家老祖差點冇氣死,眼下隻能憋屈著先調息,他都來不及跟宗主說委屈。

而淩霄宗宗主十分不滿,對剛剛出手的人說道:“六太長老對同門出手,此風不可長!”

六太長老家族的老祖聽見宗主的話,也冇有什麼太大的反應,澹澹的說道:“冇有什麼過不過的,要說過,淩家早就過了千次萬次了,”

“不過是因為幾個傳訊,就羈押了幾個世家,真相未明宗主就要了這幾家老祖的性命,宗主做出的決定,我等不敢說什麼,但淩家算什麼?”

行,六太長老家族狗頭鐵的。

這話說得極其不客氣,給宗主氣出來一個大黑臉,越發的認為他替換掉這些不聽話的家族是永遠正確的決定!

他不能讓這些世家裹挾著繼續走,未來他還要征服另外兩個大陸,這幫人不堪大用,那就徹底洗牌吧!

他準備要下一道更厲害的命令,忽然間眼前一黑,眼花的很,他輕微的晃晃頭又緩了過來,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難道是誰動了手腳?-